塔之序章

塔之断章
女人打开门,走进房间,手本来正要伸向电灯的开头,却迟疑了一下,最终作罢。 男人跟在后面进来,反手关上了房门,转动把手中间的旋纽,锁上了门。 室内异常闷热。男人走近正面的墙壁,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巨大的落地窗直到地面,所以是用合叶从左右向外面打开的类型。男人走到窗户外面的露台。 低于室温的风抚过男人的脸颊,远方呼啸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入耳畔。窗外可见白桦的枝头林立,轻风吹过,树叶相互摩擦,窸窣作响。 白桦林的远方有一个湖,在湖的远方可以看到山峦低矮的轮廓,红色的月亮掠过山脊的棱线,出现在夜空中。月亮和山倒映在湖面上。 男人背靠在露台的扶手上,看向室内的女人。 “——什么事?” 女人用力的瞪着男人,仿佛在拒绝男人的视线。喃喃的开口,但强硬的口气又像是在责备他。 “你打算怎么办?” “关于什么事?” “你打算——抛弃我吗?” 男人停顿了一次呼吸的时间。 “是的。”表情纹丝不动,冷淡的回答。 女人再次低声质问:“为什么?” “那是你的个人行为,与我无关。” “怎么会!我全都是为了你!” “嘘……声音太大了。” 男人抓住女人的双肩,两人之间的时间停止了。略带热气的风吹过露台,树木的枝头蠢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你说……是为了我?” 女人挣脱开男人的胳膊,用严厉的视线还以颜色。 “那么我也要说那件事。” “哪件事?” “当然是孩子的事。” 女人微微颦蹙,手捂在肚子上,但口气仍然像是得胜凯旋一般。 “孩子?” 男人皱紧眉头。 “对。孩子的父亲是你……”

“怎么可能!” 男人斩钉截铁的断言,但当他发现女人眼神中坚信不移的神色仍然没有改变时,接下来的口气柔和了许多。 “不,但这是不可能的。我仔细的做好了避孕措施——” “但就是怀上了。这也是常有的事吧。” 男人发出叹息。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完全不知情……说起来,是什么时候?” “那个晚上。” 听到女人的回答,男人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吸了一口气。 “难道说,那么是你……” 女人点头回应了男人的质疑,眼中闪现着泪光。 “……是这么回事啊。” 男人似乎完全理解了,喃喃自语的同时温柔的抱紧了女人的肩膀。女人也回应着双臂缠向男人的脖子,脸埋入了对方的胸膛。 “你一定要用想想办法。不然就完蛋了。不论是我——还是你。” 女人的眼润湿润了,当她正要抬头看向男人的脸庞时,突然吸了口气。 耳边传来了男人的呢喃。 “的确,你已经完蛋了。” 回过神儿来时,女人的身体已经被男人高高的抱起,男人正以这个姿势把女人的身体推向扶手的另一侧。当女人刚刚表现出反抗的意志时,身体已经落到了露台之外。 男人低头,平滑的卸下女人缠在自己脖子上的双臂。 于是,女人被推到了空中。 地面在女人眼中显得如此遥远,在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遮蔽物。 女人飞速的坠向地面,喉咙干渴得要命,耳边响起风刮过的声音。 女人坠地了。男人在甩开女人后,曾在一瞬间试图向女人伸手求助,但已经来不及了。 只有染成血色的满月看到了这一切。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