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蒸发
新世纪肮空公司585次从东京飞往札幌的波音727班机,正在空中顺利而平稳地飞行着。 6月20日晚上9点50分——空中小姐田渊久子往驾驶舱送过咖啡返回工作室时,心里再次涌出一股不安的感觉,于是特地浏览了一下客舱。 客舱内灯光昏暗,显得静悄悄的。疏疏落落亮起的阅读用灯,表示少数几位乘客还在埋头阅读杂志书报,而大部分的乘客则斜靠着椅背闭目休息。 这班飞机是在雾雨中的东京机场起飞的,比预定时间约迟了5分钟。此后飞机一直按照飞行航线前进。现在在盛冈上空,大约再过20分钟就可以抵达千岁机场了。 田渊久子是在不久之前——准确说起来大概是在15分钟前吧,也就是她分送饮料完毕,准备收回空纸杯时,突然觉得不安的,心情也无法稳定下来。这种不安感并非出于飞行中有何故障之兆,而是她觉得客舱内有不寻常的异状。 田渊久子今年29岁,大学毕业后便进入航空公司工作,已有7年的飞行经验,不久之后即将停飞,改做地勤并指导新进人员。这架飞机上的3位空中小姐中,久子的资历最深,客舱内只要稍有异常,久子立刻能觉察出来。 但是,今天的不安她却始终找不出原因。 她又特意扫了一眼机舱内的情况。这时,其他两位空中小姐——菊烟敏江与重松三千代出现在甬道的另一端。菊烟敏江从架子上拿了一条毛毯递给客人,重松三千代则在和前座的一位乘客交谈。 突然,“请系安全带”的指示灯亮了,从机舱传来的信号铃声也响了起来。久子拿起工作室入口处的听筒,副驾驶小久保清晰的声音传了过来,“由于乱流接近,请准备系安全带。”

“知道了。” 说完,她挂断了电话,拿起旁边的麦克风。这时菊烟敏江走过来,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看到久子已拿起麦克风,便又退了出去。敏江今年28岁,也是资深空姐,不过她已决定下个月结婚,不再飞了。 久子用麦克风通知乘客系上安全带,但睡梦中的乘客们却仍没有行动,空中小姐只好为乘客一一系好安全带。 久子首先走到最后面,以确定一下23—D座位上的6岁小乘客的情形。这名小女孩叫向坂雪子,是单独出行的。最近航空公司为3岁——12岁单独搭飞机的小乘客提供的照顾。使因事未能同行的父母觉得非常放心。这一类的小乘客通常都安排在最前或最后,坐在空中小姐旁边,以便就近招呼。 向坂雪子似乎是常搭飞机的样子,她的表情大大方方,安心地坐在座位上。久子替她把安全带系好。 “快要到了吧。” 雪子露出小虎牙笑着说道。 然后久子一边巡视甬道两侧三列并排的客席,一边走向前面。菊烟敏江与重松三干代也在分别为乘客们服务着。 走到客舱中央时,久子突然发现了自己一直觉得不安的原因。从前面数过来第12排靠近甬道的12-C座位竟然是空的,也没有行李,盛果汁的空纸杯被扔在踏脚板上。 菊烟敏江走过来,挨在久子身边。高大爽朗的敏江,脸上有点疑惑,低声地说。 “刚才我就发觉这个客人不见了,本来想问问你,可因为要系安全带的事又没机会问。” “会不会是上洗手间了?” 看到空座位,最自然的反应就是如此。这类的波音型客机。通常前面有一个化妆室,后面有两个化妆室。如果正在使用,门一拴上外面的灯便会亮起来,然而此时三个灯都没亮。

“我们去看一下吧。” 由于目前已打出系安全带的指示,在原则上乘客不能离开座位,所以空中小姐去化妆室间一下并不失礼。 在前面的重松三干代走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敏江简单地把事情告诉她,并且要她检查前面的洗手间,然后自己匆匆向后方走去。这时候飞机摇摆的很厉害。 久子再看看12-C的周围。有的乘客发现空中小姐在注意他们。赶快坐正,有的乘客却依然闭着眼睛,淮也没去注意有个人不在座位上。 12-C的邻座是位中年男子,正在专注地看一本杂志。 “对不起,打扰一下。” 久子轻声地说。 男子抬起头来看着久子。 “请问您,这位乘客是和您一道儿的吗?” “不是。” 男子摇摇头。 菊烟敏汪与重松三干代各自从甬道一头走回来。从她们的表情就知道每个化妆室里都没有客人。 “请问,您是否知道这位乘客去什么地方了?” 久子小心地问这位男子。 “不知道。” 男子稍有不耐烦的表情。 “那么,您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吗?” “这个……我一上机就睡觉了,旁边的事我不清楚。” 这时,两位空中小姐走过来。 “前面的化妆室里没人。” 重松三干代说。菊烟敏江说的也一样。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再次仔细看了一遍客舱。如果是乘客少的时候,也许有些乘客会任意移到别的座位去,不过现在可是坐得满满的。129个座位,在出发时全部客满,有一个3岁儿童买了半票,但也占了一个位子,另外还有一个母亲抱着大约半岁的婴儿。 除了12-C以外,那128个座位上的情况均无异状,当然不会有人站着,座位以外的场所也没有人。

奇怪了…… 田渊久子刚才心里的不安感,现在已成为具体的疑惑。 随着时代的进步,各国的客机越来越大型化,乘客人数也增加了,即使是资深的空中小姐也没办法一一了解乘客的动向,所以什么时候少了一个人,久子已记不清楚了。 不过,这一趟飞行,由于座位客满,在久子的头脑里一开始便有着随时都要坐满才对的观念,因此当她发现12-C的座位是空着的时候便马上产生了异样感。 3位空中小姐来到工作室里继续谈论着。 “飞机起飞时座位是客满的吧?” 久子首先向站在后方出入口迎接乘客的重松三干代问道。 “是的,总共129人,其中有一个单独的儿童,还有一个婴儿,应该是130人,和机场航空站传来的联络完全相同。” 个子较孝比较内向的三干代很有自信地回答。 通常乘客在距离起飞20分钟之前开始登机。这时侯,如果是波音727—100型的话,会有3位空中小姐,其中两位分别站在前后出入口迎接乘客,另外一位则在机内招呼乘客入座。 这班飞机也是按照惯例,由田渊久子站在前方出入口,重松三干代站在后方出入口,菊烟敏江留在机内。她们各人手上拿着一具点数机,点算着通过自己眼前的人数。全部乘客登机之后,再合计人数。总计130人,包括单独的小女孩和一名婴儿,就像三干代说的,全部客满,并且符合航空站的联络。 然后久子向机下的肮空站人员报告出发准备完毕。 当然,一旦登机,没有乘客能够再出去的,当时也没有这种情形。久子一方面确定着自己的记忆,一方面也向三干代问了一下。 “绝对没有这种事。”

三干代斩钉截铁地说。 乘客人数报告完毕后,出入口的门立刻关闭。大约5分钟之后,飞机便开始起飞了。 可以确定,起飞时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12-C的客人究竟什么时候离开座位的呢? “那个位子是什么人坐的……” 久子好像对这个人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我记得是个女人。” 菊烟敏江的黑眸闪着智慧的光芒,她一向以机智与仔细著称,在公司里极获好评。 “好像是暗红色的长发……穿着蓝色衣服。” “碍…” 久子突然想起了这个人。乘客登机的时候,站在前方出入口的久子,确实曾经看到这么一个垂肩长发略带红色的、穿着短上衣、头略低着的女人——是的,这个女人还戴着一付深色的太阳眼镜,那一瞬间。久子还曾被吸引了一会儿。女乘客仿佛害怕被别人看到,低着头走进甬道,并且在12-C的座位上坐下……一旦打开记忆,这些影像便陆续出现在久子的脑子里。这个女人现在竟然在飞机内消失了。 一种说不出的恐怖感逐渐袭上久子的心头。 “送湿毛巾的时候,确实还在呀!” 菊烟敏江一边注视着空座位一边自言自语,她的脸显得有点儿僵硬。 门关闭后至起飞前,空中小姐首先必须做的工作之一就是分发湿毛巾给每一位乘客。 当时前半部的乘客由菊烟敏江负责。后半部的乘客由重松三千代负责。 敏江说她记得很清楚。当她把毛巾递给12-C的女客时,她还一边说“谢谢”一边伸手接过毛巾,而且大约5分钟之后,收回毛巾时女客还坐在座位上。那时飞机早已离开地面了。 这之后大约经过15分钟,又分送饮料。她们用手推车装载咖啡、红茶、果汁三种饮料,由久子与三千代推车,久子分送甬道右侧的乘客,三干代则分送左侧的乘客。久子问三干代能否确定这时候12-C的女客还在座位上,三干代无法回答。那段期间飞机已经起飞,系紧安全带与禁止吸烟的警示灯均已熄灭。机内的气氛比较轻松,也有人上洗手间,当然会有空的座位,因此,12-C的座位即使是空的,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如果在分送饮料之际有乘客不在座位上,推车便继续前进,等推车回程时再领龋关于这一点,久子与三千代都没有12-C客人领取的印象。不过,在12-C的踏脚板且找到了一个空纸杯,从这一点来看,这位女乘客确实拿到了果汁,并且已经喝完。 再怎么看,客舱内就是没有12-C的女客,化妆室里也没人,剩下来的只有驾驶舱了。然而,按照规定乘客是不准进入驾驶舱内的,尤其是在劫机事件经常发生之后,驾驶舱都防卫得十分严密,从外面根本打不开舱门。更何况,久子刚刚送咖啡进去时,驾驶舱内也只有机长等3个人……虽然如此,为求慎重起见。久子打算再次进入驾驶舱内看看,同时也必须把这件事向机长报告。 “再点一下乘客的数目吧。” 敏江说。 “拜托了。” 久子立刻答应了。 重松三干代拿起点数器向后方走去,久子则走向驾驶舱。按照约定的信号敲门后。 机械员水谷打开门让久子进入。 驾驶舱内一片寂静。驾驶座左侧是机长,右侧是副驾驶,机械员则傍门而坐,这是规定的坐法。其他还有两个预备的椅子,但没人坐。狭小的舱内一目了然,确实只有3个人。 久子默默地站在那里,使副驾驶小久保感到奇怪。他问她有什么事。 “呃——有一个女乘客不见了。” “不见了?” 小久保略带开玩笑地挑起双眉。 “是的,不在座位上……客舱里到处都找不到。可是起飞时还在。” “真是怪事,你们不会弄错了吧。” “我们3个人都记得很清楚,这个女人红头发,穿蓝色衣服,在分送湿毛巾时,确实坐在座位上。” “难道在这之后忽然蒸发掉了不戚?”

小久保还是半带开玩笑的口吻,久子的胸中却突然跳了一下。是的,那个女人正是蒸发了。 “这可真是现代奇闻了。” 小久保还要说话,机长此时却说:“现在开始准备着陆。” 然后机长用英语与塔台联络。机长全神贯注地盯着前片。小久保也不再分心,坐正了看着前方。 久子把门关上,回到客舱内。由于飞机正在降落。系紧安全带与禁止吸烟的灯又再度亮起。12-C的座位依然空着。 重松三干代走过来说:“总并128人,外加一名婴儿……还是少一个!” 久子告诉三干代,无论如何还是准备降落了,反正少一个乘客其他人也不会发现,机内不致发生混乱。在飞机降落之前,每一位工作人员都要专注于他们的工作。无暇理会少一个人的事。 久子取下麦克风,以稳定清晰的声音向乘客报告飞机即将着陆。 大约5分钟之后,即晚10点5分,585次飞机安然无恙地降落在干岁机常和登机时一样,久子站在前方出入口目送乘客下机。每一位乘客的脸孔及服装都不曾改变。唯有那位神秘的女乘客。始终不见踪影。 现代奇闻——目送最后一位乘客离去后,久子的心里又涌出那种难以形容的恐怖感……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