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涉黑道

寂寞独行侠
年轻的邦彦,长着一身结实的肌肉,身材健壮匀称,面部冷峻、瘦消的脸型,很象西方人。 他在府中市的一家汽车加油站工作,晚上在加油站附近的一所三流大学上业余班,夜里就住在加油站的角楼上。年轻的邦彦最羡慕阔人家漂亮豪华的汽车。每当他为一辆高级轿车加完油时,心中总是燃起愤愤不平的火焰。 “什么时候我也能玩上一辆啊!” 邦彦用省吃俭用积下的二万日元买了一辆几乎报废的川崎牌AL-2500毫升的旧摩托车,自己把它彻底翻修一番,使之焕然一新。 今天他驾驶着他心爱的摩托车奔驰在富士高速公路的分界线上。 东京才是盛夏,而富士公路沿线的高原上,已经秋意浓厚,凉风习习,芦苇之白穗随风飘摇,一群红蜻蜓在芦苇丛中飞来飞去。 邦彦把车速控制在五挡,时速不到六十公里,即使如此,也由于马力过大,车尾不断晃动着,几乎要从山道上跃下去似的。 邦彦全神贯注地驾驶着摩托。突然,在他的背后传来了骂声:“你他妈的,磨蹭什么?” 骂声来自一辆克罗娜或是贝莱特牌豪华车,那车正沿着山路开来。汽车后部的废气和尘土已经包围了邦彦,搞得什么也看不见了。 邦彦心想:没什么可急的,加油站要明天才上班呢。于是把车往右,开进岔道。 山道中静极了。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块平整如镜的水池,口渴的邦彦下车走到池边,双手捧起清水,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 突然,从草丛中传来几声男人的浪笑和一声声女人痛苦的呻吟。他抬眼一望,草丛剧烈地翻动着,有一缕烟气冉冉升起。 邦彦悄悄走过去,眼前的景象使他大为震惊:几位男子正胡乱压在一位被剥得只剩半截橙色乳罩的女人身上。女人被几只大手粗暴地抓扯着。两条大腿在乱草丛中拼命挣扎。皮肤已被磨破,渗出了血迹,像红珍珠一样分外醒目。

那几个男人狂笑着把一支点燃的土耳其高级雪茄插在女人的身上,飘出袅袅细烟。 “这小妞还真会吸烟啊!”其中二个嘿嘿笑着说。 “哈哈!” 那少女显然在这群禽兽不如的流氓的凌辱下,已经昏晕过去。 这慘无人道的场面,令邦彦呆若术鸡。 有一个男人发现了他,猛然珧起,叫道:“糟了,有人发现了!” “怎么办?” “混蛋!管他是谁,反正送他上西天。” 那男的边说边拔出手枪,朝着邦彦喊道: “不许动!否则,就打死你!” 邦彦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林子那边的手抢枪口喷出了青兰色的火焰,排弹孔吐出枯红的弹壳。 邦彦在地上翻滚着,子弹从他头上呼呼地飞过,被子弹射落的树叶纷纷落在他身上。 这时邦彦异常紧张,他抽出藏在夹克衫里的小刀,朝站在草丛里的男人奋力掷出。 只见一道银光划空而过,刀准确无误地插进了正在用手枪乱射的男子胸膛。那男人抛掉手枪,用双手捂着刀把,在短短的几秒钟内,颓然倒在地上。 邦彦纵身一跃,迅速绕过路边那辆漂亮的皇冠轿车。轿车旁边的草丛里,一支手枪闪着夺目的蓝光,他弯腰拾起手枪,与此同时,皇冠车的车窗里闪射出开枪的火光。邦彦一下子扑倒,子弹在他头顶呼啸而过。 邦彦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枪,这是一支瓦尔萨PPK型的袖珍手枪,它是邦彦一直梦寐以求的手枪。 装填钮落在弹仓后面,表示枪中还有子弹。 这时,又一发子弹打来了,也是擦身而过。邦彦看见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握着的手紧贴腰部。 邦彦似乎是天然的神枪手,他不加思索地瞄准那人开了一枪,火光一闪,那男人无声无息地栽倒在地。扣动扳机时的反作用力使邦彦感到无比痛快,却没有因为杀人而产生丝毫的不安。

停在路边的皇冠车连灯都未见打开就仓惶逃跑了。 邦彦用嘴衔着瓦尔萨手枪,手伸到死者的口袋里摸索着,在上衣口袋里找到了利明顿牌的绿色子弹盒,那是一种五十发子弹的包装盒,里面还剩四十多发口径7.65毫米的子弹。 邦彦把子弹都装进自己衣袋里,顺便把死者的钱包也占为己有。 邦彦怀着胜利的喜悦骑上自己的摩托,往山下驶去。 回到加油站时,已是午夜时分。 他检查了钱包,里面有中村三郎的驾驶执照和五万日元的现金。 邦彦取出现金,把钱包驾驶执照扔到山崖下面。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