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捉鬼实习生8·重逢
天刚暗下来,屋里的灯就亮了起来,透过窗帘,橘色的灯光看起来暖洋洋的。 这是一户看起来很平凡的人家,位于很普通的小区公寓里。 这里的建筑都是十几年前的老样式,现在看起来会让人觉得有诸多不便处,外部的马赛克砖也已有许多脱落,显得斑驳不堪。在较矮的楼层,一些小广告像牛皮癣一样牢牢“钉”在走道的墙壁上,那些清洁工们越是试图清除,它们就越是用残破但坚定的躯体显示着风情……要是有心人仔细注意,就会发现,偏偏就在这栋楼的102室附近,墙壁上干干净净的,一点小广告或小孩涂鸦的痕迹都没有。 102室里面,一切更是收拾得干净利落。 这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小家庭,简单的旧家具,几件精致的小摆设,虽然不富裕,却弥漫着祥和宁静的气氛。 现在房子的主人不在,只有一只狗和一只猫在屋子里。 猫是只格外肥大的花猫,正蜷缩在沙发上,似睡非睡,一边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一边时不时地抬头扫一眼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一部动物主题的动画片,看猫脸上丰富的表情,就好像他能看懂一样。 在另一个房间中,一条很丑陋的杂种狗正在上网。他用一只爪子控制鼠标,用嘴叼了一支笔敲击键盘,打字速度居然十分敏捷,一点也不逊于人类。此时他神情严肃,正在一个以讨论社会问题知名的论坛上和网友激烈争论。 这么平凡的房子里有着这样的动物已经很怪异了,再加上客厅里还有另外一个令人咋舌的怪景象——一张面目狰狞、五官不正、卷须蓬发、色如锅底的人脸,竟然从墙壁中伸出来,微微地前倾着,不时发出鼾声,他竟然正在呼呼大睡。

只要是多少有一点神怪知识的人,看到这张脸,恐怕都会联想到一个知名人物。而那位人物最出名的,除了擅长捉鬼之外,恐怕就是他那丑到丢了性命的绝世容颜了。 现在这间平凡的屋子里,就有着一张和那位历史知名人物一模一样的面孔。 这样的猫、狗和鬼脸,让原本普普通通的房子显得无比怪异。 在这怪异的环境中,再有个高大雄壮的牛头人凭空出现,已经不会再引起什么震惊了。屋里的所有生物们都泰然自若,连看都没多看这个忽然冒出来、惹人注目的怪物一眼。 牛头一挥手中的钢叉,发出巨大的撞击声,才勉强引起在场“生物”们的注意,墙上的鬼脸睁开惺忪的双眼看看,发现牛头人后,高兴地叫:“铃丫,你怎么上来了?凌姑娘呢?游少菁出门去了,你自己去厨房里拿水果吃。” 牛头伸手在脸部一抹,做了个揭东西的动作,顿时,大约两公尺高、硕大无比的牛头怪物便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骤然急速缩小,变成了一个十岁上下的小姑娘,粉雕玉琢、水灵可爱,穿了一身红袄红裤,两个小辫上扎了小小的铃铛,一动便轻轻响动。 她把手指竖在唇边,对墙上的鬼脸做了个不要出声的动作,鬼鬼祟祟地四下看看,确定狗在书房里忙着上网,对自己并没有多加理睬之后,便神神秘秘地趴在鬼脸耳边说了起来。随着她的说话,鬼脸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大叫了一声:“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女孩急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小声叱责:“别叫,你想让刘将军听见吗!我这可是在公然泄露天机,你要害死我啊!”鬼脸马上噤声,小心翼翼地往书房里瞄瞄,见狗依旧在专心上网,才偷偷松了口气。

狗听到外面的声音,转头向客厅中看了看,见那个女孩正在和鬼脸窃窃私语,作了个咧嘴苦笑的表情,不去理他们——钟学馗和铃丫总是神神秘秘的,自己要是多管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早就被烦死了。这个铃丫整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动不动就跷班跑到这里纠缠钟学馗,这一次一定是知道游少菁不在家,又生出什么坏主意来了。幸亏波波也跟着出去了,不然他和铃丫凑在一起,一定会闹得不可开交;游少菁不在,可没有第二个能压住他们的权威了。 反正他们不惹出事来就好了,其它的他才不会关心呢。 狗很快就把注意力集中回屏幕上那些能源问题、道德思考之类的大事上去,把外面的两人抛在脑后,专注地开始和网络另一头的人——也许是人吧,反正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乎你是什么——热烈地讨论着关于环保和稀有动物保护的问题。 等到讨论渐渐偏离主题,回帖往人身攻击发展时,狗才摇摇头,注销了论坛,慢悠悠地走出书房。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见到墙上的鬼脸保持着张嘴瞪眼的表情僵在那里,狗才猛地意识到,小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而同时不见的,似乎还有镶在墙里的鬼差的灵魂。 他们去干什么了?连声交代都没有就跑出去了? 狗眉头紧锁,有了不好的预感。钟学馗跟铃丫一起鬼鬼祟祟地溜出去,恐怕离不开惹事和生非这两件事。游少菁刚出门他们就这样,万一真的闯出什么祸,自己怎么向游少菁交代? 就在他皱眉思忖他们可能去哪里的时候,屋中的空间再次轻轻发生动荡,又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屋中。这个身影与牛头体格相仿、衣着一致,唯一的不同在于他生了颗巨大的马头。

马面一出现就立刻揭去了头套,变成了个一身劲装、英气勃发的短发少女,对着狗叫起来:“刘将军,铃丫她来过吗?” “来过,刚刚带着钟学馗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见到这个少女,狗的模样也马上出现了变化,以身着劲装的青年模样站在屋里。说起那两个人,他的眉头依旧皱着,一脸无奈和不悦,“这个铃丫做的,准没什么好事。凌姑娘,你知道他们又在搞什么鬼吗?偏偏游少菁出远门去了,他们怎么这个时候来捣乱。” “游少菁真的出门去了?”凌岩不由得提高了几分声音。 “‘真的’出门?”刘汉看着她反问,这个“真的”实在让人不安。 “别提了,铃丫这次真的闯祸了!”凌岩跺着脚。 她哪一次不是真的闯祸?刘汉微微瞇起眼睛,但是没有说什么,静静等着凌岩继续说下去。 “事情是这样的……”凌岩的语调有点慌乱,毫无疑问地,事情一旦说出来,只会令刘汉大发雷霆,而现在祸首不在,自己这个正好站在刘汉面前的人就不得不成为代罪羔羊。看着刘汉的表情,凌岩真希望自己并没有来这一趟,而是事先找个角落给游少菁打通电话再说。 游少菁啊游少菁,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了远门呢…… “事情还要从几天前说起……您也知道,月老的姻缘簿和我们地府的生死簿,彼此之间有着许多关联,为了避免操作执行出现出入,每隔百十年,地府和月老的姻缘司便会派人‘对帐’。这一次的对帐地点,是在阴司……而且,而且……这一次‘对帐’的时候,负责地府这边接待工作的陈判官,正好是铃丫的老师……于是、于是铃丫就、就……”

刘汉的眉头都快要拧在一起了:“她干了什么?” “她就突发奇想,跑去偷偷查看游少菁的姻缘簿……” “什么!”刘汉不由得重重拍了下桌子,“胡闹!怎么敢干出这么大胆的事,她不怕姻缘司的人追究吗?” 各司各部的簿册,里面记载的内容都属于天机,即使是本部门的人员,不到一定地位,也无权随意翻看,更别说铃丫一个小小鬼差却去查凡人的姻缘,可是触犯天条阴律的大罪。凌岩看到刘汉气得五官移位,垂下目光没有说话:心里颇有些不以为然,但却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 刘汉这些年,为了教导铃丫、钟学馗、凌岩、波波——也算上游少菁吧,虽然算了她会在刘汉这位带过千军万马的大将的自尊心上,划上一道难以承受和治愈的创伤——付出许多心血。教学生本来就是件辛苦的事,教导顽劣的学生更是累上加累,更何况这些学生的资质还不是很好。 不得不说,在这几个“学生”当中,即使资质最好的铃丫,也远远达不到刘汉以前择徒的标准;就因为那时候标准太高,他才一个学生都没有收到——不过也是在“对付”这些资质平平的学生们时,刘汉渐渐发现了教导这种学生的乐趣。也许是一只狗的生活实在无聊,于是当老师便成了他平时最大的嗜好。这个嗜好的直接后果就是,除了一家之主游少菁依旧我行我素、不把刘汉当回事,钟学馗他们对刘汉的威严也有了更深刻直接的理解,现在一个个见到刘汉都像老鼠对猫、恶鬼对波儿象似地畏惧。 于是也就造就了现在凌岩虽然明知刘汉对于地府,甚至天庭普通职员们的行为准则有着极大的认知误差,可是也不敢当面说出来的情况。

刘汉在地府时就一直身居高位,他又严肃认真到古板的地步,对于各项规章制度与律条,向来执行严格、以身作则,他的部下们深知此事,自然在这方面加倍小心,即使有什么小动作,也会瞒着他进行。 刘汉当然不知道在他心目中律严如铁的天条地规当中,其实有多少执行者可以做的小动作,多少瞒上不瞒下的秘密规则。就像翻看那些在刘汉看来是天机的簿册,其实在鬼差们看来根本就是小意思,那些管理簿册的判官谁没有几个朋友,需要你帮这么点小忙时,难道还能摇头?要不然,凌岩她们是怎么知道游少菁将来会富贵双全、颐养天年的? “她是不是已经看了姻缘簿!你当时怎么不阻止她!” 果然,主要目标不在眼前,就开始对着自己这个代罪羔羊出气了。 凌岩见到刘汉生气,只好低头不语。她对刘汉的感情在这几年的相处之后,变得更加复杂,这让这个少女既渴望有机会和刘汉独处,又害怕这种机会真的降临——她完全不知道要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刘汉才好。 之前她对刘汉满腔爱慕时,毕竟还和刘汉没有什么相互了解,那种感情更像是对爱情充满绚丽幻想的花样少女的一见钟情,其中掺杂了无数她自己为刘汉塑造的形象和幻想。在凌岩成了鬼差之后,她和刘汉的互动反而多了起来,甚至在阴间,铃丫还因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到处宣扬她是刘汉的未婚妻——因为刘汉并没有否认,所以凌岩和铃丫也确实因此捞了不少好处!可是刘汉对凌岩从来不假辞色,在教导他们时也是一视同仁。刘汉从来不和凌岩有多一点的交谈,有些话甚至由游少菁来转告。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