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白骨手链

女生外语宿舍
最近阿狸有些不对劲,她总是起得很晚,睡得很早。 宿舍里的同学都忙着应付英语四级考试,有时候拉她去复习,也被她拒绝了。 眼看着英语四级考试的时间就要到了,作为外语学院的学生,如果连最基本的四级都过不了,那么估计会让学校开除的。所以,同学们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拉着阿狸和她们一起复习。 “你们别管我,我考试肯定可以过的。”阿狸甩下这句话,继续埋头大睡。 见到阿狸如此反应,其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各自为自己的考试忙碌。 一星期后,英语四级考试如期举行。阿狸那天起得特别早,并且梳妆打扮一番,和其他人一起参加考试。 考试成绩揭晓,阿狸名列第一。 阿狸的成绩让宿舍里所有的人大吃一惊,她们怎么也不相信,阿狸之前的成绩并不好,怎么在宿舍睡了一个月便突飞猛进。 大家觉得有些奇怪,都聚在一起讨论。 “阿狸一定是假装睡觉,晚上偷偷复习。”A说。 “对,我有一次起来看见阿狸一个人出去了。”B附和道。 “她也太奇怪了吧,复习功课有什么神秘的,还避着我们。”C抱怨着。 “就是,不管如何,反正人家是第一。”D叹了口气。 这天晚上,其他人都没有睡。 12点钟一过,阿狸起来了,利索地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其他人纷纷坐起来,跟着走了出去。 阿狸走得很快,步履有些僵硬,似乎在梦游。她走出宿舍楼,穿过操场,来到了后面的一个小树林。 初秋的风有些冷,吹在身上,浑身哆嗦。但是看着阿狸向那个小树林走去,后面的人身上比秋风更加冷。 小树林以前是一片乱葬岗,据说战争时期在那里死了不少人,后来一些没有名字、没有身份的流浪拾荒者便都埋在那里。

看着阿狸走进那个小树林,其他人一横心,继续跟了过去。 树林里很暗,月亮被遮天蔽日的树枝盖住了,些许月光透进来,眼前的画面让后面跟过来的人惊呆了。 阿狸在一个墓堆面前半跪着,手里拿着一个铁锹,疯狂挖着,她的速度很快,仿佛不知道疲惫。 几分钟过去了,阿狸终于停下来了,她从那个墓堆里拿出了一个东西,微弱的光亮下可以看见,那是一根白骨。 阿狸站了起来,她拿着那根白骨,静静凝视着,月光照在她的脸上,形成一个狰狞的表情。接下来,只见她把那根白骨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继续蹲下来拿起铁锹,向墓堆下面挖去。 看到这里,宿舍的其他人惊呆了。 A哆嗦了,B吸了口气,C抓紧了手,D两腿哆嗦。 四个人颤颤巍巍回到宿舍,她们猜测着,疑惑着,恐惧着,谁都不知道阿狸在做什么。 这个时候,门响了,阿狸回来了。 宿舍里顿时鸦雀无声。 “你们一定好奇吧。”阿狸忽然说话了。 宿舍的人不说话。 “其实,没什么的,既然你们发现了,那我就告诉你们这个秘密。我之所以能够顺利考试过关,就是因为这些东西。”阿狸扬起了手腕,只见她的手腕上有一条灰白色的手链,仔细端详,那竟然是一条白骨手链。 “你们都有心愿吧,只要戴上白骨手链,就能满足。男朋友、化妆品、好工作、减肥、美容,一切都没问题。”阿狸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2010年8月13日,星期五。 今天是林城外语学院的大日子,新的宿舍楼竣工仪式完成,并且学校宣布,今天晚上就可以入住。考虑到外语学院大部分都是女生,所以让女生先行搬入,男生暂时还在老宿舍楼。

听完这个消息,所有的女生欢呼雀跃,男生则是一片郁闷和咒骂。 一直以来,林城外语学院的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是挨在一起的,很多时候,男生站在宿舍阳台就可以和女生们对话,现在女生搬进了新宿舍,那么男生们就再也看不到女生了,所以他们自然非常郁闷。 “以后可以大方地去阳台了,每次想到那些可恶的男生会偷窥,我就很害怕。”赵露开心地看着旁边的姐妹们说道。 “切,就你那身材,站在阳台也没人看,还好意思说。”旁边的孙小美推了她一下。 “你身材好,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赵露和孙小美嬉闹着。 随着大会结束,学生们纷纷散开了。女生们都回到宿舍开始整理东西,下午她们就要搬到新居。 “喂,小美,你真的要搬走吗?你舍得哥哥吗?”回宿舍的路上,同班的男生郑传调侃着说道。 “我们早就想搬走了,你们这群色狼,天天拿着望远镜偷看我们,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赵露瞪了他们一眼。 “谁偷看你了,你也不照照镜子。”郑传白了赵露一眼。 “宋子杰,你晚上帮我们搬东西吧。”这时候,孙小美看了一眼郑传旁边的男生。 “哦,好啊。”宋子杰个子有些唉,但是面容清秀,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和旁边的郑传是鲜明的对比。 “我也去,好不?小美,我最喜欢为你服务了。”郑传笑嘻嘻地说道。 “你帮我好了,我们要走了。”赵露瞪了郑传一眼,然后拉着孙小美向前跑去。 郑传耸了耸肩膀,无趣地看了看旁边的宋子杰:“帅哥,你真有福气,孙小美的目光全在你身上。” “胡说什么?”宋子杰皱了皱眉头,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脚往后走去。

“你不回宿舍,去哪?”郑传不禁愣住了。 “我去图书馆查点东西,你先回去吧。晚上我们一起去给她们搬东西。”宋子杰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真是怪人,孙小美就是喜欢这种怪人,不行,我也得怪点。”郑传说着,做了一个鬼脸,一蹦一跳地向宿舍跑去。 回到宿舍,郑传走到了阳台,对面女生们正准备搬宿舍,偶尔有几个兴奋的女生大声尖叫。 “有什么可高兴的,一群娘们儿,祝她们夜夜梦鬼。”躺在床上的崔亮咒骂了一句。 “羡慕吧,没办法,谁让咱们是男生啊!”郑传嘿嘿一笑,转过了头。 “不是我说,新宿舍楼以前真的闹鬼,知道为什么一直修建吗?那里以前连着一片乱葬岗,一到晚上,群鬼出没,别看现在盖得挺好的,都是盖在死人身上,等着看好戏吧。”崔亮一本正经地说道。 郑传没有说话,心里想道,有鬼吗?如果真有,也许是色鬼吧。 宋子杰面前堆了很多资料,其中有一些似乎年代久远,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霉味。宋子杰的眼睛快速地在那些资料上面扫过,有时候微微皱皱眉头,有时候又吸一口气。他似乎在寻找什么答案,又似乎在想什么问题。 旁边的值班老师王老师已经看了他很久,今天因为女生要搬宿舍,所以很多人都没来图书馆,只有几个人,到现在只剩下宋子杰一个人在坐着。从他翻书的速度和面前那一堆资料来看,一时半会估计不会结束。王老师不禁走了过去。 宋子杰在看的大都是外语学院的一些校报新闻,很多时候他只是匆匆一瞥,然后放下,立刻寻找下一份。 “同学,你在找什么?”王老师说话了。 “哦,老师好。”宋子杰抬起了头,“我在找一个校报新闻,说的是以前住在新宿舍的女生因为迷恋白骨手链,后来被送到精神病医院,这个事,你知道吗?”

王老师愣了一下,应了声:“哦,对,有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我哥说的,他以前和那几个女生是一个系的。”宋子杰说道。 “其实这件事,没多少人知道。我记得那时候我还见过那几个女生,她们是一个宿舍的,其中一个叫陈狸,她的同学都喊她阿狸。” 王老师的话说完,宋子杰顿时看到了眼前校报上的一则新闻,他不禁欣喜地叫了起来:“我找到了,找到了。老师,我能借这个新闻看看吗?” “可以,只要别弄丢了。”王老师点了点头。 从图书馆出来,宋子杰直接来到了新宿舍楼面前。眼前这栋崭新宏大的建筑楼,如同一个精美的礼物,正吸引着每一个路过的人。只是没有人知道,在这个精美的外表里面,曾经拥有过一些诡异恐怖的事情。 校报是三年前的新闻,那个时候,这里是外语学院的女生宿舍,曾经发生了一起诡异事情,207宿舍五个女生集体发疯,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校报上的报道只是简要的提示,真正让宋子杰恐惧的是哥哥在他来这所学校之前对他说的话。 “千万不要住进新宿舍楼,那里有鬼。” 哥哥的表情根本不像是装出来的,尤其是他讲起那几个女生的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五个女生,不知道什么原因,每个人都变得神神道道,即使不上课也可以拿到好成绩,甚至一个比一个变得漂亮。后来,人们才知道,她们经常去学校后面的乱葬岗里面偷白骨,做成手链,戴在身上。她们的变化和好处都是死人的诅咒,同样,在她们得到好处后,死人也会吸走她们的灵魂。 宋子杰问过哥哥,那几个女生后来怎样了。哥哥没有细说,只是说让他一定要记住,千万别去老宿舍楼,尤其是一些所谓的白骨手链,那种东西是死人的诅咒,根本沾不得,否则会遗憾终生。

看着手里的校报,宋子杰不知道该不该跟孙小美说一下,如果说了会不会吓到她。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身后忽然有人拍了他一下。 这里是林城的西郊,四周一片荒凉。 一个人影沿着小路慢慢地走了过来,这是一个女孩,她的头发似乎已经好久没有洗过,有些蓬松,衣服也灰蒙蒙的,两边的荒草越来越多,有的甚至一人高,风一吹,沙沙乱响。 女孩似乎对于身边的荒草和夜风没有任何惧意,她的步履很慢却很稳,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 “呱呱”,荒草中响起几声鸟叫声,然后几只怪鸟扑棱着翅膀向夜幕飞去。 女孩走近了,她的声音终于清晰起来,那是一句话,她在不停重复着,仿佛那就是她的整个世界。 “终于还出去了,终于还出去了。” 女孩穿过前面的荒草,找到了一条小路,小路很窄,只能容下一个人,女孩轻车熟路地穿过小路,向前走去。 走到小路上,女孩的步履开始加快了,仿佛有什么事情要急着做一样,快速向前走着,最后她来到了小路的尽头,眼前出现一片空旷之地,那里全部是密密麻麻的墓碑。 这里是林城的西郊墓地。 阴森的墓地,带着说不出的诡异,风吹过来,鬼气十足。 女孩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她快速走进墓群里面,在一个墓碑面前停了下来。这个墓碑和旁边的墓碑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上面写着四个人的名字。 她们属于小故事里面,分别是A、B、C、D。 暗淡的月光下,女孩的样子清晰地出现在眼前,这是一张美丽清秀的脸,只是上面写满了恐惧与憔悴。女孩的外套里面还套着一个白色的病号服,上面写着病号服所属医院——林城精神研究院。

“终于还出去了。”女孩又说了一句话,这一次她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急躁与恐惧,带着说不出的温柔。 墓碑上面的四个名字,沉默着,散发着阴冷的目光。 女孩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跟着,她把小刀插到墓碑旁边,然后快速地挖起来。 女孩的动作很熟练,她似乎不知道疼,不知道累,很快她手上的小刀便因为用力过猛折断了,然后她丢掉小刀,开始用手挖起来,稚嫩的双手立刻开始损伤,血和土混到一起,但是女孩却浑然不知疼痛。 终于,女孩停了下来,她从墓碑里面挖出了几块白骨,骨头在月光下闪着诡异的光泽,女孩盯着那几块骨头,然后慢慢放到了墓碑前。 女孩想起之前的故事。 “真的可以满足我们的心愿吗?”A问。 “要是可以,先让我试试,我早就想减肥了。”B说。 “我看是真的,不如我们试试吧。”C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反正大家都是好姐妹,一起试试吧。”D也加入了。 诅咒也从那一刻开始。 “是我害了你们,现在我还给你们。”女孩的脸上满是泪水,她拿起那把折断的小刀,轻轻移到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用力扎了进去。 血,如同水管爆裂般喷射出来,染红了墓碑,染红了上面所有人的名字。 “我还是喜欢听你们喊我阿狸。”女孩说完这句话,一头栽倒在了墓碑前。 赵露把自己的被子打了个卷,然后用被单包起来,其他东西被放到一个大纸箱里,一切收拾妥当,她回头看了一下孙小美,孙小美竟然还在发呆。 “怎么还不收拾啊!”赵露走了过去。 “哦,马上。”孙小美愣了一下,把一个东西慌忙塞到口袋里。

“什么东西?”赵露眼疾手快,一把夺了过去,那是一条手链,竟然是由骨头组成的。 “好奇怪的手链?谁送给你的呀?”赵露好奇地问道。 “我捡的,还给我。”孙小美慌忙夺了过来,有些慌张。 “这个东西太奇怪了,快点收拾东西吧。”赵露讪笑了一下,转过了身。 孙小美把手链放到了口袋里,这是白骨手链,孙小美在犹豫是不是要把它一起带进新宿舍。 一个月前的晚上,孙小美一个人从学校外面回来。经过学校后面的巷子时,有个人突然窜到了她面前,那个人是一个蓬头灰面的女孩,年龄不大,两只眼睛特别有神,她看着孙小美说:“你是外语学院的学生吗?” 本来,孙小美对于这样的疯子并不想理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回答了那个女孩的话。 “英语四级过了吗?”那个女孩的话却很正常,仿佛一个老师温和地关心着自己的学生一样。 “还没。”孙小美如实说道。 “英语四级是一个外语系学生的基础,你必须得过,否则不能毕业的。”那个女孩喃喃地说道。 听到这里,孙小美想起了一个事情,因为外语学院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所以很多学生在考英语四级的时候压力很大,之前甚至有的因为英语四级不过,收到学校退学的处分。后来那个学生受不了打击便跳楼了,虽然性命保住了,但是却疯了。 “这个可以帮你过四级,可以帮你实现自己的心愿,包括男朋友,变漂亮,减肥,都可以的。”那个女孩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白骨手链,不管孙小美愿不愿意,直接塞到了她的手里,然后快速转身离开了。 孙小美呆呆地看着手里的东西,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只留下手里的手链。

其实,孙小美来到学校的第一天便听到了白骨手链的传说。 白骨手链最开始流传是外语学院一个宿舍,那里一个女生意外得到一种方法,用死人的骨头制成手链,然后便可以遂人心愿,即使不复习,不上课,考试依然可以名列前茅。事实上,这种说法争论不一,有的人说那是给死人交换灵魂的诅咒,也有人说纯粹是心理作用。 自从得到这白骨手链后,孙小美便一直惴惴不安,她不知道是不是该试试,当然她又害怕自己试过后真的成了人们说的那样,把灵魂给了死人。所以一直以来她把白骨手链都藏在自己的抽屉里,直到今天要搬宿舍才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带走。 走廊里传来了老师的喊声,让每个宿舍收拾好后,按照班级以及宿舍号,一个一个挨着进行搬离。 当孙小美把东西收拾好的时候,外面的老师推开了她们的门,然后说:“你们宿舍开始搬离,对应的宿舍有些改变,你们搬到207。” 听完老师的话,赵露和其他人兴冲冲地搬了起来,孙小美却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听到207这个宿舍,心里有股莫名的感觉。 宋子杰看到眼前的宿舍门牌号,不禁愣住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孙小美她们竟然真的搬到了207。 “发什么愣,进去了。这可是姑娘们的闺房啊!”郑传推了一下,搬着一个大行李包蹿了进去。 雪白的墙壁,干净的窗帘,一顶漂亮的灯发着明亮的光,这是一个崭新的宿舍,如同一件还没有被穿过的衣服,只是没有人看到过它之前的血腥。 宋子杰抱着孙小美的被子走了进来,然后放在了旁边一个床铺上。 “谢谢。”孙小美跟了过来,然后递给了他一张纸巾。

“哎呀,我也累,怎么不给我?”郑传凑过来酸溜溜地说道。 “还有东西呢,累死你。”赵露一把抓住郑传的衣服,拖着他往外走去。 宿舍里只剩下宋子杰和孙小美两个人,气氛有些尴尬,此刻外面天已经彻底黑了,对面是即将竣工的男生宿舍,一眼望去,黑糊糊的,仿佛一个看不到尽头的隧道。 “一会儿搬完了,我们请你们吃饭。”孙小美扭着衣角,打破了沉默。 “不用客气。”宋子杰嘿嘿一笑。 这个时候,宿舍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仿佛一个女人凄厉的哭泣,声音如刀子般划过他们的耳膜。 宋子杰愣住了,面前孙小美也是一脸震惊,说明刚才的声音不是他们的幻觉,而是真的出现过。 “什么,什么声音?”孙小美颤声看着宋子杰。 “可能,可能是谁的手机铃声吧。”宋子杰猜测着,显然这种猜测根本不成立,刚才的声音那么清晰,分明就是在宿舍里。 宿舍里静悄悄的,只有两个人的心跳声。 “砰”,门被撞开了,赵露和郑传进来了,后面还跟着宿舍的其他人。几个人的声音很快打破了宿舍的沉默,但是却无法打破宋子杰和孙小美内心的疑惑。 “终于完毕了,现在我们正式入住了。”赵露把东西放到床上,拍了拍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 “我们可以去吃饭了吗?我都饿死了。”郑传一脸期待地看着其他人。 “是呀,我们,我们吃饭去吧。”孙小美跟着说道,然后她拉了拉宋子杰,示意他一起出去。 几个人一起离开了宿舍,然后关上了门。没有人听见,关门的一瞬间,宿舍里再次响起了那个声音,犹如鬼魅般来无影,去无踪…… 饭店是学校对面的一个小饭馆,因为今天搬家的缘故,生意特别火暴。在赵露和郑传的不懈努力下,所有的饭菜终于齐了。赵露作为女生宿舍的代表,简单说了几句感谢后,几个人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电视上正在播报城市新闻,孙小美抬眼看了一下,上面正在报道一宗自杀案,今天晚上七点半,在城市西郊墓园发现一个女人自杀在一个墓碑面前。画面上,一个女人趴在一个墓碑前,她是把刀扎进自己的脖子而死,虽然血液喷得到处都是,但是她的样子还是清晰地被拍了出来。 孙小美呆呆地看着那个女孩,她认识这个女孩,一个月前就是画面上的这个女孩把那条白骨手链给了她,现在这个女孩竟然死了。 “根据调查,死者名叫陈狸,是林城精神研究院的病人,五年前她和宿舍四个人一起被送到精神病院,在这五年期间,她的其他舍友全部自杀,只剩下她一个。医生说可能是因为她内心太过纠结,所以选择了自杀。” 听到上面记者的话,宋子杰也呆住了,愣愣地看着电视。 “你们两个还真默契,看电视都一起发呆。”对面的赵露看着他们调侃道。 但是宋子杰和孙小美都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笑了笑,低下头继续吃饭。 夜色深沉。 宋子杰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眼前又浮现出了今天在饭馆看到的新闻,那个叫阿狸的女孩竟然死了。 她竟然死了。 宋子杰坐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三年前,宋子杰是一名高一生,他像所有喜欢上网的男生一样,经常夜不归宿,通宵上网。不过,其他人是玩游戏、聊天,宋子杰却是在一个论坛里面做斑竹。那个名叫“神诡玄咒”的论坛里面聚集了全国各地喜欢神秘文化的网友,大家在里面各抒己见,发表自己的看法,甚至转载一些各地发生的诡异神秘事件。 在论坛里面,宋子杰和一个叫阿狸的网友关系最好,她是林城外语学院的学生,她对神秘文化的喜欢要远远高于平常人。宋子杰很喜欢和阿狸在一起交流,因为阿狸的脑袋里总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知识。

有一天晚上,宋子杰照例和阿狸在网上聊天,阿狸向他讲起了白骨手链的故事。 在西南偏远山区,有一个名叫骨族的部落,相传他们是蚩尤的后代,当初蚩尤和黄帝大战,很多族落都贡献了自己的镇族之宝,但是因为蚩尤战败,那些宝贝被黄帝收走。只有骨族的宝贝留了下来,那是一张羊皮卷,上面记满了各种诅咒的方法。 随着时光的流淌,骨族的发展渐渐开始衰落,一些族人不甘平凡,于是走出了大山,来到了城市。没有学历、没有技能的他们只能做一些体力活,拿着极少的薪水度日,于是,一些族人想到了骨族部落的宝贝。 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他们不惜把那张羊皮卷偷出来,将其中的一些方法用于金钱交易。但是他们的野心很快被族里的长者知道,于是长者发出通告令,追捕羊皮卷,可惜在争夺的过程中,羊皮卷被毁。虽然长者做了最大的努力,还是让其中一个咒语传了出去,那就是白骨手链。 几年后,白骨手链被一个商人高价买走,为了测试它的真实性,那个商人在网上发布招聘试验者。 阿狸告诉宋子杰,她很幸运,成为了那个试验者。 那次以后,阿狸便没有再出现过。宋子杰问过很多人,都没有得到她的消息。后来,一次偶然机会,他得知阿狸竟然和自己的哥哥是一个学校的,于是他便托自己的哥哥去寻找阿狸,但是得到的却是阿狸疯掉的消息。 阿狸在医院的时候,宋子杰曾经想过去找她,但是最终却没有去。一直到后来他考到了外语学院,入校的第一天他便去看望阿狸,可是阿狸已经不认识他。他在门口默默呆了几分钟,最后离开了。

现在,阿狸死了。 那个神秘的咒语难道是真的?宋子杰百思不得其解。 月光透进来,形成一个诡异的阴影。 “滴,滴”,突然,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宋子杰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是一条短信。 “我们能见见吗?赵露。” 宋子杰愣住了,大半夜的,赵露怎么发了个这样的短信。 “什么事?”宋子杰回复了赵露的短信。 “关于小美的事情。”赵露很快回了过来。 “明天说,可以吗?”宋子杰觉得实在有些晚。 “最好是现在,否则你会后悔的。”赵露坚持着。 “那好吧,我现在出去。我们在哪见?”宋子杰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十分钟后,学校后面操场篮球架下面见。”赵露说出了见面的地点。 宋子杰把最后一口烟抽掉,他不知道赵露见他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过她既然如此坚持,想必有她自己的理由。想到这里,宋子杰披上衣服,轻轻走出了宿舍。 夜幕下的操场一片宁静。 宋子杰穿过教学楼,来到了操场上。篮球架如同一个个矗立的尸体一样站在那里,寂寂不动。 篮球架旁边空荡荡的,赵露并没有来。 宋子杰四处看了看,有些疑惑地拿起了手机,就在他准备拨出赵露的号码时,前面传来脚步声,从身影判断,来人正是赵露。 “你来了。”赵露快速走了过来。 “到底什么事啊?”宋子杰问道。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赵露没有理宋子杰,抬脚向操场后面走去。 宋子杰跟着她走了过去,操场后面是外语学院的后门,再往后面就是一片空旷的废弃草地,以前那里本来是准备建图书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停了下来。 赵露走得很快,宋子杰小跑着才跟了上去,在那片空旷的废弃草地面前,她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宋子杰。

“到底做什么?”宋子杰有些生气了。 “现在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关于孙小美。”赵露顿了顿,又停住了。 “到底是什么事?别卖关子了。”宋子杰有些不耐烦了。 “你知道白骨手链的事情吗?”赵露问道。 “什么意思?”宋子杰愣住了。 “外语学院一直有关于白骨手链的传说,其实这个传说是真的。白骨手链是一个名叫骨族的部落传出来的,昨天搬家的时候我看到小美拿着一条白骨手链。” “你说什么?”宋子杰惊叫了起来。 “是的,我不知道她从哪得到的,但是她的确拿着一条。那条白骨手链其实是一个诅咒,虽然可以完成持有者的心愿,但是也会吃掉她的灵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并且这几天,小美她一直出去,半夜才回来。我想她一定受到了那个白骨手链的诅咒。”赵露说道。 “怎么会这样?”宋子杰怎么也没想到,白骨手链的诅咒竟然真的转移到了孙小美的身上,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现在却真的发生了。 “啪”,这个时候,前面草丛里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站在前面的赵露一惊,慌忙走到了宋子杰身边。 “沙沙,沙沙”,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走出来。 啊,赵露一下躲到了宋子杰怀里。一个人从草丛里走了出来,竟然是孙小美。 “小美。”宋子杰慌忙推开了怀里的赵露,三人尴尬地看着彼此,仿佛是一出无声的哑剧。 孙小美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个人,片刻后,侧身向学校里面走去。 “小美,你听我解释。”赵露慌忙伸手拉住了孙小美,但是却被孙小美甩开。 宋子杰看着孙小美的身影离开,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怎么办啊?她一定误会我们了。”赵露看着宋子杰问。

“没什么的,我刚才看她的样子好恐怖,她怎么在这里?”宋子杰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是啊,她去后面做什么了?”赵露也呆住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然后慢慢向刚才孙小美出来的地方走去,走了几分钟,他们便看到地上一个大坑,旁边还有一些刚刚挖出来的土。 “看,这个是什么?”宋子杰从地上捡起了一个东西。 “骨头?”赵露脱口说道,“不会是白骨吧?” 孙小美的眼泪落了下来,手上的疼痛无法和心里的疼痛相比。她怎么也没想到,宋子杰竟然和赵露在一起。这么晚,他们在一起,自然是在约会。刚才看到赵露倒在宋子杰的怀里,孙小美的心都要碎了。 风吹在脸上,一片冰凉。她来到了操场上,坐了下来。 现在是午夜时分,她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白骨手链,放到了掌心中间。明亮的月光下,白骨手链闪烁出诡异的光泽,刚才因为挖土的原因,孙小美的两只手上已经磨出了伤,风吹在上面,有些疼,但是她根本不理会手上的疼痛。她陷入了沉思中。 昨天晚上吃饭后,赵露和其他人故意先走,剩下孙小美和宋子杰两个人在后面。其实,所有的人都知道孙小美喜欢宋子杰,唯独宋子杰不知道。孙小美性格内向,有点矜持,她不像赵露那样大大咧咧。昨天吃饭时,赵露还对孙小美说:“你应该大方地告诉宋子杰你喜欢他,否则他不知道,你多郁闷啊!” 两个人沿着学校旁边的街道走了很久,除了一些简单的对话,便是沉默。快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孙小美终于鼓足了勇气,她拉住宋子杰,红着脸表达了自己的感情。 “谢谢你,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等过些时候我再回答你,可以吗?”宋子杰并没有接受她的感情。

这一点让孙小美很失望,但是她却很舒坦,毕竟压在心里的秘密终于讲了出来。回到宿舍后,孙小美早早地躺到床上睡着了。其实,她躺在床上并没有睡着,耳边一直听着别人在说话,眼前全部是宋子杰的身影。 宋子杰为什么不接受自己呢?难道他的心里有了别人?他为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呢? 无数个疑问,虫子般钻进孙小美的脑子里。不知不觉,她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条白骨手链,她想起了那个女孩的话。 “你有心愿吗?男朋友,变漂亮,减肥,它都可以满足你的。” “真的可以吗?”孙小美的心里开始痒痒,她盯着那个手链,轻声说道,“如果真的可以,就让宋子杰接受我吧。” “小美,你在做什么啊!”突然,旁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孙小美抬头看见赵露正盯着她,目光疑惑地看着她手里的手链。 “没,没事。”孙小美有些生气,收起了手链。 “晚上和宋子杰谈得怎样啊!”赵露继续问道。 “没谈。”不知道为什么,孙小美特别害怕赵露问她这些,尤其是关于她和宋子杰的事情。可能是因为赵露曾经说过也喜欢宋子杰吧。 赵露没有再说话,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床铺。 孙小美很快睡着了,然后她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看到一个女孩拿着白骨手链,来到学校后面的空地上,然后开始在地下挖,很快她挖出一块骨头来,那个骨头的光泽和白骨手链的光泽一模一样,她对着那个骨头,轻声说道:“我要宋子杰爱我。” 这个时候,那个女孩忽然转过了头,孙小美发现那个女孩竟然是她自己。 啊,孙小美一下睁开了眼睛,她感觉有些冷,转过头,她惊呆了,她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在一片空地上,手里拿着一块骨头,和梦里的骨头一模一样。难道刚才的一切不是梦?孙小美不敢再想下去,她慌忙爬了起来,向前面走去,可是没想到一眼却看到了赵露和宋子杰在一起。

“嗒嗒嗒!”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 孙小美没有动,她知道一定是赵露或者宋子杰来了,如果是赵露来了,她会更生气,但是宋子杰来了,她也许不会再生气。 身后的人靠近了她,然后伸手从背后抱住了她,不等她回过头,便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拖着她向后离去…… 天亮了。 宋子杰的头有点疼,他真不知道今天该怎么面对孙小美。昨天晚上的事情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其实,宋子杰并不是不喜欢孙小美,只是他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抗拒,那份抗拒来自阿狸。 青春少年时期,宋子杰遇见阿狸,虽然两人没有见过面,但是网上的熟识,早已经让他对那个网络另一头的女孩心生爱慕。只是他不知道,三年后,当他真的见到阿狸后,竟然会是在精神病医院。如此巨大的反差,让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受新感情。 来到教室,宋子杰看见赵露和孙小美的座位空着,看来她们还没有来。 “郑传呢?”这个时候,旁边的崔亮推了宋子杰一下问。 “他去哪了,我怎么知道啊!”宋子杰愣住了。 “胡说什么,昨天半夜你出去,我看见郑传跟着你走出去了呀!”崔亮白了他一眼。 这时,教室门开了,赵露风风火火走了进来,她顾不得别人的目光,拉起宋子杰往外面走去。 “怎么了?”宋子杰想推开她,但是赵露却死死地抓着他。 看到如此状况,教室里炸开了锅。 “到底怎么了?你别动手动脚的好不好?”宋子杰走到教室外面用力挣脱掉赵露的手。 “昨天晚上,孙小美一晚上没回来。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儿?我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找到她。”赵露转过头说道。

“真的假的?”宋子杰愣住了,他发现赵露的眼睛又红又肿,似乎一晚上都没睡。 “是真的呀,不会出事吧?”赵露急得就要哭起来。 宋子杰皱紧了眉头,他想起崔亮的话,昨天晚上郑传跟着自己出来了,但是自己却没见到他出来。 他们会不会在一起呢?宋子杰心里出现了疑问,宋子杰知道郑传心里有些喜欢孙小美,只是孙小美一心喜欢自己,所以很多时候,他只是过过嘴瘾。 昨天夜里在操场上,孙小美甩手离开后,会不会是遇见了郑传,然后他们在一起呢?可是即使他们在一起,也不应该到现在还不出现啊! 就在宋子杰和赵露心急如焚的时候,郑传也在心急如焚地挣脱着绑着自己双手的绳子,他不知道自己动了多少下,两只手又麻又冷,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挣脱掉绳子,否则便会死去。 面前的孙小美依然呆坐着,她的手里拿着那条白骨手链,眼神茫然无措,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尸体。 昨天晚上,当郑传看见孙小美被一个神秘人拖着走向操场后面的时候,他慌忙跟了上去,然后冲了过去。可是,当他的拳头刚到那个神秘人面前,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绑在了这里。 “啪”,左手终于出来了,郑传慌忙拿出自己的手机,快速编辑了一行信息,找到宋子杰的电话发了出去。 “求救吗?”一个阴冷的声音从背后突然传过来。 “啊!”郑传的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不如打个电话吧,告诉他,你在哪里,让他今天晚上9点来这里,否则我就杀了孙小美。”眼前的人拿起手机,拨出宋子杰的电话,然后放到了郑传的耳边。

这里是黑暗的世界,罪恶的滋生地。 宋子杰和赵露走进来,仿佛走入了另一个世界。 今天下午,宋子杰接到郑传的电话,他和孙小美被人绑架了,对方让他晚上9点来女生宿舍楼的对面楼。 电话再次响起。 “沿着楼梯向前走,那里有一个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我在下面等你们。”电话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宋子杰和赵露没有多想,立刻按照对方的要求来到了楼梯下面。 地下室有一丝光亮,是蜡烛的光亮。 郑传被绑在旁边的柱子上,孙小美坐在地上,旁边站着一个人,他戴着一个诡异的面具,看不到样子。 “你到底是谁?”宋子杰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神秘人。 “这似乎并不重要,现在我要让你们看一出好戏。”那个人没有理宋子杰,只见他转过身,对着旁边的孙小美说道,“戴上白骨手链。” 孙小美呆滞地伸出手,从口袋里拿出了白骨手链,准备往手上戴。 “不要,小美。”赵露慌忙冲了过去,一把夺过了孙小美手里的白骨手链,然后把手链拧成麻花状。 “果然,你是骨族的人。”那个人并没有对赵露的做法生气,相反却很是高兴。 “你也是骨族的人?”赵露忽然明白了过来。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孙小美拿着白骨手链一个月都没有产生诅咒,原来她的身边真的有个骨族之人。哈哈。”那个人笑了起来。 “你这个叛徒,拿着族里的咒语害人,你会得到报应的。”赵露骂了起来。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初我们的祖先归顺蚩尤为的不也是希望自己的族落发展强大,现在我用诅咒,那又怎样?”那个人质问道。 “如此看来,三年前学校发生的事情也是你的杰作?”赵露迟疑了几秒,忽然问道。

“不错,可惜那几个女生太过急躁,否则我的计划就可以完成了。可惜了她们,中了诅咒没有死,一直在精神病医院,警察又盯得太紧,所以我只能等三年后重新开始自己的计划。” “你到底在计划什么?”宋子杰问道。 “如果诅咒实验成功,我就可以和别人交易,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可惜计划一直不顺利,不过这一次我一定会成功的。各位同学,你们都将是这次的实验对象,包括你,我的族人,现在我很心痛地告诉你,你也要离开这个世界了。”那个人指着赵露说道。 “我知道你是谁,我听出你的声音了,你是王老师,图书馆的王老师。”宋子杰一直觉得这个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当他听见那个人说各位同学的时候,他顿时想了起来。 那个人愣了一下,随即摘掉了脸上的面具:“不错,我是王老师,我的真实姓名叫巴诺,很快这个世界上将不会有王老师,而是多了一位富翁。” “你别高兴得太早。”赵露冷笑了一声,然后身体往后退了退。 “什么意思?”巴诺愣住了。 黑暗中,走出来三个人,他们看起来有六十多岁,但是目光如炬,步履稳重,他们慢慢走到了巴诺的身边,一脸愤怒地看着他。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巴诺惊呆了。 “我一直怀疑学校里面的白骨手链是族里的人在搞鬼,所以很早就和族长联系,但是因为没有充分的证据,所以只能搁浅。一直到那一天我看到陈狸自杀在墓碑前,在电视上我看到她的样子,她分明是受到了诅咒才会如此。于是我确信,外语学院一定有骨族的人,并且是骨族的叛徒。” “我们搬宿舍的时候,我见到了孙小美手里的手链,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把孙小美当成了第二个陈狸。于是我立刻通知了族长,让他们来到了林城。昨天晚上,我本来想利用宋子杰寻找你,但是却被孙小美的意外出现打断了计划。”

“现在想来,那时候孙小美就已经中了你的诅咒,所以才会梦游,出现在学校后面的空地里。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赵露厉声说道。 “我无话可说,计划失败,我认错。”巴诺低下了头。 就在宋子杰刚想说什么的时候,那三个老人中间突然有个转过头照着他打了一拳,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宋子杰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和孙小美靠在学校操场后面的草地上。旁边的手机响个不停,他慌忙拿起来,接通了电话。 “你和孙小美准备什么时候来上课啊?”电话里传来了赵露的声音。 “上课?”宋子杰的头有些疼,他记得自己帮孙小美搬完家,后来孙小美跟他表白,但他忘了自己怎么回答的。 “快点来吧,要不然老师点名了。”赵露说完,挂掉了电话。 这个时候,旁边的孙小美也起来了,她揉着脑袋说:“我们怎么在这里啊!” “先别说了,我们快点去教室。”宋子杰说着拉着孙小美站了起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孙小美似乎想起了什么,羞涩地问道。 宋子杰没有说话,用力握紧了她的手,然后向前走去。 两个人走后不久,后面的草丛里面站起来一个人,他是郑传,他看着眼前的景象,揉着脑袋,边走边纳闷,我不是跟着宋子杰从宿舍出来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呢? 有些秘密,如同遗失的记忆,永远地埋藏在了故事里面。 比如,图书馆的管理员王老师,忽然失踪了,学校找了几天也没找到,最后不了了之,仿佛王老师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