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一路去死
这是最后的小说,所以我想要她不同。 有一些亡者留下的图片,这使我不必写那么多。我已疲倦,无力,垂死。 这些图片和世上大多数的同类一样中庸,只因它们揉杂了美与丑。你要领悟,最残忍的,总是与最光明的纠缠在一起。若你的眼睛只循着光明去,便是伪善。 我游走在光与暗之间,我通晓犯罪的艺术。既然你有勇气前来阅读我的小说,我就好心把你的皮撕开,让你看见淋漓的血肉。 先从左手手背开始? 你会痛吗?写到这里,我忽然笑了,下意识的嘴角牵动。这正是我吸引你的原因。 我是中国最好的悬疑小说家,我写杀人。很多人搞不清悬疑和推理的区别,我告诉你,区别就是悬疑不单是杀人,还需要些其它佐料。就我而言,佐料就是嘉峪关、敦煌、鄯善、库尔勒、和田、喀什这些地方混合在一起,发酵出的一切东西。我熟悉西域文化,或者假装熟悉。 但我希望一路跟随我至此的读者,比如你,已经有了最基本的智力,可以剔开佐料,看见下面的东西。那就是杀人,那只有杀人。 各种各样。过失或蓄谋,疯狂或冷静,杀父杀子,杀兄杀妹,杀所爱之人。 了解人可以怎么死,了解人为什么要死。这是最大的隐秘。 这是我最后一次教你。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