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捉鬼实习生8·重逢
这种相处方式让凌岩对于“未婚妻”的身分很惶恐,在她想来,刘汉一定会因为铃丫和游少菁时不时故意提到“未婚妻”这几个宇,而在心中累积着对自己的不满。他对自己的冷淡,绝对不仅仅是不喜欢自己,而是在讨厌自己。只不过他不能违抗自己是游少菁朋友的身分,才不得不接受自己出现在他身边。 待在阴司的时间越长,从别的鬼差那里听来、关于刘汉的事情就越多,而那些鬼差说起刘汉的时候,都是带着一种崇拜、敬畏的态度,这让凌岩更加对自己竟然“敢”胆大妄为地爱慕一个这样的传奇人物而感到惊讶。于是,深深的自卑也就更加地在凌岩心中滋长着,这样的念头伴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变成了对刘汉的深深畏惧,现在面对刘汉,她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凌岩沉默不语,刘汉就知道,他们这些人做的事,总是再怎么往坏处去想都不过分的,不用问,那个铃丫一定是已经看了姻缘簿,并且因此把钟学馗叫了出去。 “凌岩……”刘汉一向礼数周全,对凌岩客客气气地称她“凌姑娘”,直呼其名也就说明他真的气坏了,“你和那个丫头不一样,一向是个稳重的人,怎么这次也这么胡涂,看着她做这种事也不阻止——就算阻止不了,向上司告发她,让她在铸下大错之前就被处罚一下,也比现在这个样子好啊!要是姻缘司追究起来,你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凌岩低着头不作声。 她当然也不敢跟刘汉解释,铃丫干的事不过是欺上瞒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行为罢了,未必会有什么后果——她们去看姻缘簿的时候,在那里“偷”看的鬼差都快要排起长队了,而姻缘司的几个官员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坐在一边装作打瞌睡的样子。

这些真实情况凌岩不敢说,她害怕刘汉因此把她当成一个不守法的鬼差,为了掩护铃丫而在胡扯。 “那么后来呢?”刘汉压抑住怒气问,见凌岩茫然的样子,又加上一句,“她看到了什么你知道吗?” “我、我跟她一起去了……可是,可是我没有看,我一眼也没有看……”凌岩怯生生地说。 “你……”刘汉真是为她们的上司感到悲哀,这种部下要是当年在他的军队中,不是早就被他剔除出队伍,也终究会因为触犯军律而被处置了。 凌岩低着头,用余光偷偷瞄着刘汉,他气得脸都发青了。 其实,凌岩并没有认真去阻止铃丫,原因就是她自己对姻缘簿也很感兴趣。毕竟凌岩心中对于自己的姻缘一直充满不安,所以她很希望看看自己和刘汉究竟有没有缘分,自己究竟是不是刘汉命中注定的人。对于女性来说,自己的伴侣会是谁是很重要的问题,要是有机会知道,所有女性都很难去抗拒这种欲望。 不过,等她们去看时,凌岩才明白她现在已经不是人了,人类的姻缘簿上,怎么可能有身为鬼差的她的姻缘,同样地,也不可能有一条叫斑斓的狗的姻缘。 那上面只记载活人的名字,只有活着的人才有机会享有寿命、姻缘或者别的…… “她看到游少菁的姻缘了?那上面有游少菁的名字?” 凌岩点头。 “那……那就是说游少菁的姻缘不是钟学馗……”刘汉皱皱眉。 这几年,游少菁和钟学馗之间的情愫,任谁都看得出来,就算是他们两个,各自心里恐怕也是雪亮的,就差没人主动戳破而已。现在就连莫潇和铃丫,似乎也都默认了。现代人适婚年龄变晚了,刘汉原本认为他们之间之所以维持这种暧昧关系,是因为游少菁年纪还轻,刘汉原本计划等游少菁再大几岁,只要自己找个适当时机去帮钟学馗提亲,游少菁应该就会答应的。

可是现在,姻缘簿上却有游少菁的名字。 如果游少菁有和钟学道在一起的可能,她的名字就不会出现在姻缘簿上,因为在世间的凡人之中,并没有她的另一半。同理,既然她的名字出现了,就表示在凡尘间的芸芸众生中,有个男子正借着彼此身上系的红线,缓缓地向游少菁靠近,等到他们相遇,游少菁和钟学馗就…… “那个男人不是莫潇?”刘汉又问。 如果不是钟学馗,游少菁身边最亲近的男性就是莫潇。莫潇为游少菁默默付出了很多,他对游少菁的情感一点也不比钟学馗逊色,要是游少菁的姻缘在他身上,估计钟学馗也只能认了。 但要是那个男子真的是莫潇,铃丫她们的反应就不会这么异常了,难道也不是他? 凌岩看看他,没有回答。 刘汉完全不懂女人心,游少菁和莫潇认识那么久,如果他们之间有可能,根本不用等钟学馗出现。既然这么久了,甚至莫潇都表露了心意,游少菁还是把莫潇当作哥哥——其实应该是舅舅——谁都知道游少菁对莫潇没感觉,他们两个不可能在一起。 “那个人是谁?”刘汉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姻缘并不一定代表爱情,更不代表幸福。 所谓的姻缘只标志了两个人可能会结成夫妇,至于这场婚姻会不会长久,会不会幸福,会有什么样的未来,谁也不知道。 虽然看游少菁的面相和她在阴司簿册上的福禄,她是应该有完美姻缘的,可是刘汉毕竟无法占卜未来,谁能保证她这次遇到的男子就是陪伴终身的人,从游少菁和钟学馗的感情来看,她就算嫁给别人,也不会幸福快乐吧? 刘汉对游少菁很关心,不仅因为游少菁是他现在的饲主,而是他真心喜欢这女孩,就像父兄对待自己家里最小的女孩一样,怎么能让她冒不幸福的危险。

刘汉总是这样关心游少菁,令凌岩不禁感到一丝嫉妒。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像游少菁那样自然,想笑就笑、想怒就怒地和刘汉相处呢? “她的姻缘是个名叫乔冠中的人。乔冠中本来是她的高中同学,原名乔骅,前些日子刚刚改了名……”凌岩也和游少菁做过几个月的同学,对那个叫乔骅的少年还有点印象。记忆中他是个外向、开朗的男孩子,高中时代似乎有很多女生喜欢他,可是游少菁和他并不熟,来往很少,为什么现在游少菁的姻缘会系在他身上? “他改名前和游少菁之间并没有红线相连,可是改了名字之后,他们就有了夫妻之缘……姻缘簿上记载,他们两个这个月会重逢,之后,再过三年就会……结婚……” “也就是说,现在他们的红线还没有系上!”刘汉恍然大悟。 有些人出生之后,在姻缘簿上并没有名字,有时这种无缘会跟着他们一生,让他们终身孤单,过着没有伴侣的生涯。但是大多数人,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忽然生出姻缘来。有时候,仅仅是两人在擦肩而过时互看一眼,便有了红线纠缠,看来游少菁也属于这种情况。 名字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游少菁和乔骅本来没有缘分,却因为乔骅改名,变动了他自己的命运,同时也把游少菁缠了进去。 “那么……钟学馗他们是去……走,我们马上去阻止他们!”刘汉明白钟学馗和铃丫要做什么了。 现在游少菁和乔冠中之间还没有被系上红线,因为游少菁还不认识一个叫“乔冠中”的男子。可是等到游少菁和这个改了名的老同学重逢时,他们之间就会被红线系住,再也解不开了。 只要游少菁和那个乔冠中不相见,两人间的红线就不会被系上。

当然,虽然最好是游少菁不要和乔冠中见面,可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他们毕竟是老同学,总不可能以后都阻止游少菁和高中同学、朋友联系,并且不去参加同学会吧?那么他们终于相见的时候,红线还是会系起来。所以一劳永逸、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姻缘司的红线“万一”被什么状况阻止了,不但不能系到他们身上,而且断掉了的话…… 所以铃丫和钟学馗才那么匆匆忙忙地走了,他们不仅是要去阻止游少菁和乔冠中相见,而且想干脆就把红线给……可是阻止注定姻缘的行为万一被姻缘司的人发现,可真的是违反了天条,就算地府也护不了他们! “赶快想些办法阻止他们!”不能让他们真的去破坏——就算要破坏,也万万不能被发现。 刘汉觉得自己已经在红尘间堕落了……
“游少菁去哪儿了?钟学馗他们一定是去找她了,只要找到游少菁,就能找到他们。她去学校了吗?”凌岩仔细看看屋里,发现不仅游少菁不在,就连平时这个时间一定在睡觉的波波也不在家。 “游少菁她……怎么事情都凑到一起了!”刘汉握了一下拳头,怎么偏偏就在这种时候呢! “怎么?游少菁她……到底去了哪儿?”凌岩也觉得不太对劲了。 游少菁的生活满规律的,除了上学、买东西、当家教之外,基本上就是待在家里。她偏离生活轨道的时候,多半是跟钟学馗和斑斓去捉鬼了。这次看到波波也不在,凌岩本来以为游少菁一定是带着波波去处理和恶鬼有关的事件,可是看刘汉的反应,又似乎不是这样。 “她出远门去了……”刘汉叹了口气。 原来,前些日子游少菁的舅妈因病住院,结果被检查出一种很棘手的病,虽然这种病治愈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却需要几百万的医疗费用,而且之后更必须持续使用昂贵的药物治疗。游少菁的舅舅和舅妈都是普通工人,怎么可能凑得出那笔巨款,一家人顿时陷入了困境之中。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