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 番禺武装劫钞案

大案实录:震惊中国的刑事重案
1995年12月22日7时25分,广东番禺。 同往常一样,中国农业银行番禺市支行的解款车准时来到了第一个送款点北郊储蓄所门前。“嘀、嘀、嘀”,司机许伟成习惯性地按动了三下喇叭,储蓄所内的三名女营业员听到这熟悉的鸣笛声后,走出门口,准备取款。此时押款员陈健敏、郭锦昌也刚好打开了车门,准备下车护卫。 说时迟,那时快,当陈健敏的双脚刚跨出车门落地的同时,从隐蔽处冷不防蹿出五个手持军用手枪的歹徒。他们如同训练有素的突击队员,分头扑向驾驶室和车后门。驾驶室中的郭锦昌和许伟成刚要反抗,穷凶极恶的歹徒朝他们接连开枪,郭锦昌当场被打死在前排座位上,许伟成的双腿被打穿。陈健敏则被一名歹徒凶狠地击倒在地,腰间的手枪也在瞬间被抢。拿到枪的劫匪接着朝他后背开枪射击,陈健敏由于身穿防弹衣,幸免一死。他趁势打滚,翻过车底,攀过马路中间的护栏突围逃走。歹徒又朝他开了几枪,但未击中。 随即,劫匪跃上解款车,在路人惊诧的目光中,驾车逃离现场。途中,劫匪将受伤的许伟成推下了车。劫匪们手脚干净利索,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劫走人民币1320万元、并抢去港币241万元和押款员的两支“五四”式手枪。 被眼前血腥一幕吓得惊魂未定的三名女营业员慌忙按动了通向市桥公安分局电脑报警中心的电脑铃。得以逃生的陈健敏也迅速用电话向番禺市公安局报案。 六分钟后,四名昼夜待命的市桥公安分局特警队员首先赶到,接着番禺市公安局的人马也迅速到达现场。但在现场除了九枚弹壳、几摊血迹,以及空气中飘动着血腥味和火药味外,警方一无所获。

8时20分,广东省公安厅接到这起共和国成立以来数额最大、手段最为恶劣的武装抢劫巨款案报告后,当即决定:由副厅长兼省刑警总队总队长朱明健任破案前线总指挥,与副总队长何桑、郭少波等一起领导组织指挥案件侦破工作,立即组队赶赴现场;广东省交警总队紧急在全省范围内布控检查可疑车辆,一旦发现连人带车扣留;全省公安机关、武警边防部队最大限度地出动警力,在珠江三角洲和陆海边防、出入境口岸全面加强堵截查缉工作,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将案情传到香港、澳门警方,请求协助缉拿疑犯。 随着一道道指令通过电波的紧急下达传送,霎时间,珠江三角洲的公路支干线和边海防地区的公安干警和边防武警官兵迅速行动起来,投入查缉劫匪的战斗,形成了广东省有史以来最大的刑警、特警、交警、边防等多警种协同配合作战的强大的天罗地网。 同时,为防劫匪流窜到外省,广东省公安厅一面将案情汇报给公安部,一面向湖南、广西、海南、福建、江西五个相邻省区发出协查通报。 现场的勘查和对目击者的询问结果表明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劫案。通过对劫匪枪弹弹道的检验,以及有关枪支弹药档案资料的查询,22日当天警方确认劫匪所使用的手枪来自广东省清远市。这一发现使总指挥朱明健眼前一亮,他当机立断,将现场指挥部移至清远市,全力查清枪支的持有单位和持有人。 经过紧张而艰苦的工作,23日凌晨警方查悉清远市某银行的五枝五四式手枪已被盗,保卫人员也就是枪支保管员何永新在案发后去向不明。总指挥部立即下令将何永新列为头号嫌疑犯,全力查明他的去向。

经调查得知,何永新,男,27岁,清远市郊人,曾在武警某部服役,会开车,在银行经常执行押款任务,熟悉押款情况善于使用枪支。其平时好吃懒做,并经常赌博嫖娼,因此债台高筑,在银行透支了数万元。1995年下半年常有人打电话或上门追债,从而有急需巨款还债并铤而走险作案的动机。 12月15日何永新请假,17日和18日他曾出现在番禺的龙泉宾馆,具备踩点预谋策划和实施犯罪的条件和时间。 23日,警方又在与何永新来往的人员中发现另一名可疑人员何伟光。此人25岁,毕业于广州某大学桥梁设计专业,毕业后分配到珠海,近年来回清远承包建筑工程,和何永新是酒肉朋友。此人生活糜烂,挥霍无度,而且18日以后,也失去了踪迹。 现场指挥部立即下令在全国范围内通缉何永新和何伟光,通缉令迅速发遍广东,并要求广东各地严密查找、监视二人动向。 23日1时20分,顺德市公安机关接到群众报告,说在伦教镇下占管理区发现了被劫匪抢劫又丢弃的“粤A-R0747”解款车。侦查人员迅速赶赴现场,只见解款车斜躺在寒风飒飒的荒野中,满身血污的郭锦昌尸体倒卧在车内,其头部颈部胸部等共中四弹。 经全面勘查,解款车左侧一块玻璃被劫匪的枪弹击碎,郭锦昌尸体旁的工具架上,放着一支劫匪遗弃下的“五四”式手枪。这枪与某银行失踪的手枪号码正好相同。车内留有14个装钱的大铁皮箱,其中8个已被撬开,钱全被劫尽;另6个钱箱劫匪还未来得及撬开,内有人民币160万元、港币30多万元。此外还有12个小钱箱也被劫走。

警方随即在附近展开广泛细致的调查。不久从一位老渔翁口中得到了一条重要线索:22日一早,一条笨重的铁壳船曾停泊在这个平时很少使用的乌洲渡口。铁壳船的船主是一对50岁左右的夫妇。8时多,有辆白色面包车急速驶来,车还没停稳,就有五六个青年人从车上跳下来手忙脚乱地往船上搬运箱子。装卸完毕,铁壳船迅速载着这伙人离开。但由于距离较远,老渔翁没有看清该车的车牌号。 根据老渔翁提供的情报,各路精兵强将展开了夜以继日的侦查。25日警方发现何永新和何伟光与一名广西梧州人有来往,此人已不知去向。指挥部推断何永新和何伟光可能已逃往梧州,于是朱明健果断地作出了开辟广西战场的决策。当日,第一批由省刑警总队和清远市公安局刑侦人员组成的队伍驱车奔赴梧州,接着番禺等地的侦查人员也陆续到达。 12月27日上午,何伟光老家的阳山县公安局刑侦人员在围绕何伟光进行的“地毯式”侦查中,获悉一个重要情报,证明了指挥部推断的正确:何永新、何伟光和来自广西梧州地区藤县太平镇的案犯吴兆全一起已于24日雇一辆大货车逃往梧州! 原来12月24日中午11时左右,何伟光的妹妹何桂香将两名平时跟自己很熟的司机从单位传呼了出去。见面后何桂香说要急运一批货物去广西梧州,现在马上就走。两人表示愿去,双方讲好车价800元。12时许,两人将车开到何伟光家,何伟光即和何永新、吴兆全从家中搬出三只沉重的大皮箱和一个大麻袋上车。接着又叫两人把车开到阳山美嘉饼干厂,买了200多箱饼干装上车堆压在皮箱和麻袋上。下午2时许,汽车出发,朝广西梧州急驰。由于去梧州的山道崎岖坎坷,汽车行驶得十分缓慢,何伟光等三人神情紧张,焦虑不安,不时催司机开快点。当汽车通过两广交界的连山县鹰扬关口进入广西贺县时,何伟光等的紧张的心情才得以放松,对着车外漆黑空旷的山野手舞足蹈地接连狂呼:“万岁!我们胜利啦!我们胜利啦!”何永新随手摸出1000元钱,甩给司机说:“你们拿去玩吧!”

25日凌晨,汽车抵达梧州。吴兆全拿自己和司机的身份证登记住宿,五人同住进白云大酒店。接着,何永新等在酒店内的美容厅理了发,刮掉胡子,每人又买了几套新衣服换掉了从广东穿来的衣裤。3点多,他们又带两名司机一同到酒店内的桑拿浴室按摩。在桑拿浴室何伟光与为其按摩的自称是柳州人名叫“蓝芳思”的8号按摩女眉来眼去。按摩完毕,魂不守舍的何伟光给了“蓝芳思”1000元,并提出要长期包租她。“蓝芳思”媚笑点头。何伟光心花怒放,当即带其到房间奸宿。次日上午,何伟光又带“蓝芳思”上街买了一件价值3000多元的红色皮衣。 在梧州停留一天后,25日晚何伟光等人带上“蓝芳思”,叫两名司机再将他们送到广西藤县太平镇的一个偏远村庄。在吴兆全家卸下皮箱、麻袋、饼干后,何伟光给了司机2500元钱和29箱饼干作运费,叫司机转车回广东。 案情再度出现突破!根据这一情况,指挥部决定将主战场由广东转向了广西。两广警方汇集一起,组成了联合指挥部,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大会战。但可惜由于当时天黑,辨不清方向,司机无法说出那个村庄的具体位置。12月28日,阳山县警方逮捕了涉案的何伟光妹妹何桂香,搜获赃款人民币15万元、港币21万元以及一张2万元人民币的存单。 同日,联合指挥部也重点侦查了藤县县城和太平镇。侦查人员很快查明吴兆全的家在太平镇黎村,但没发现3名案犯的踪影。 梧州地区公安处副处长王松胜和藤县公安局局长成发群等人在太平汽车站调查时,听售票员反映说:26日上午有一个穿红色皮衣及超短裙、打扮鲜艳漂亮的年轻女子来车站买了三张去桂林的卧铺班车车票,下午又见一名讲本地话的男青年送那位女子和另两名男青年携带一只大皮箱登上去桂林的班车。据此,指挥部推测那位女子可能就是“蓝芳思”,三名男青年则可能是劫匪何永新、何伟光和吴兆全。因此吴兆全及部分赃款可能还留在藤县,何永新和何伟光则与“蓝芳思”逃往了桂林。而“蓝芳思”是柳州人,案犯极可能转逃往柳州。眼下当务之急是立即搜捕吴兆全,而案犯有武器,穷凶极恶,因此行动必须周密部署,确保万无一失。

29日傍晚,来自广东警方的50多名干警和广西公安厅、梧州地区公安处及藤县公安局的200多名精兵强将汇集于太平镇黎村。随着指挥员的一声令下,由梧州地区公安处刑侦支队、藤县公安局刑侦队和广东省公安厅特警队队员组成的突击队闪电般地冲进了吴兆全家。但屋内只有其家人,吴兆全无影无踪。其父亲说,吴兆全确实于25日晚同两男一女回到家中,当夜转到太平镇旅社住宿。26日送走这三人后,吴兆全也与家人不辞而别了。 参战干警对吴家屋内屋外进行全面细致的搜查。几分钟后,在一间屋内的墙角下发现有一片松软的新土,随即找来锄头挖掘,原来这是一个深坑。挖了两尺多深,两只大皮箱露了出来,打开一看,里面装的全是人民币及港币。紧接着,干警又在20多米以外的一间柴房地下挖出一蛇皮袋的人民币,共计人民币410万元,港币52万元,占被劫款数的1/3。同时在一只小皮包内还发现了劫匪抢劫解款车时使用的4支“五四”式手枪和219发子弹。 “蓝芳思”的出现对破案工作起了很大的帮助。警方在桂林布控的同时,又在“蓝芳思”的老家柳州展开了全面调查。 柳州市公安机关最大限度地行动起来。各管区通过户政管理档案寻查,结果整个柳州市没有一个叫“蓝芳思”的女性。指挥部又将调查范围扩大到柳州地区的各个县,但结果仍像柳州市一个样。显然,“蓝芳思”是个假名。 12月30日中午,朱明健副厅长率员从梧州抵达柳州,同时带来了“蓝芳思”遗落在白云大酒店的一张照片。 1996年1月1日晚,柳州市城中派出所副所长欧斌带领覃才胜、李晓阳到柳江北岸的太阳雨桑拿娱乐城侦查。三名警员进入桑拿按摩室,向按摩小姐们亮明身份后,将何永新、何伟光的相片给她们传看,问她们是否见过这些人。几名小姐拿着照片仔细看了一会儿,肯定地说:“这两人前两天来这里按摩过。”几位小姐又协助找到给何永新和何伟光按摩过的赵小姐。赵小姐承认何永新、何伟光来按摩过两次,都是她和另一名小姐服务的。但当时他们称自己是“李坚”(何永新)和“肖敏”(何伟光),同时还提供了这两人的BP机号码。欧斌又拿出“蓝芳思”的照片,问赵小姐是否认识。赵小姐看了一眼,脱口而出:“咋不认识哟,我们是姐妹。她就是刚才和我下楼的那个小姐。”欧斌一听,这才想起刚才确实有个妙龄女跟在赵小姐后面,只是灯光太暗,没能认出来。他赶忙叫覃才胜和李晓阳迅速下楼追截。

“蓝芳思”没走远,在楼下等着赵小姐。覃才胜和李晓阳将她带到了经理室。“蓝芳思”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一阵发愣,半晌才说自己真名叫韦美新,19岁,广西柳城县人。“蓝芳思”只是她做按摩女所用的艺名。 “蓝芳思”的查获成为了本案的转折点,几名指挥员亲自参与了对韦美新的审问。 韦美新供述,她并不知道何伟光和何永新是什么人,只是他们有钱,她才跟他们走的。26日傍晚,她和何伟光、何永新由太平到达桂林后,何伟光用她的身份证去登记住宿,但等她刚洗了个澡,何伟光和何永新就退房带她登上了去南宁的班车。途中,何伟光又给了她5000元,说她太辛苦了。27日早晨6时多,班车到达南宁,三人又马不停蹄地直奔南宁火车站,想乘火车去柳州。但车早已开走,何永新和何伟光转而去找出租车,以600元包租了一辆“桑塔纳”赶往柳州。车到合山后,何永新和何伟光又说不坐出租车了,带着她转乘一辆开往柳州的班车。 中午1点左右,三人终于到达柳州,韦美新将何伟光和何永新带到雅莲饭店开了一间房。但何伟光说几个人住在一起不方便,在旅馆住也不安全,最好去租一间民房。于是,三人在柳江南面的丽江新村以450元一个月的价钱租下了一个两室一厅的商品房,房号是A栋二单元604号。接着,三人买来席梦思,又从雅莲饭店搬来行李。 睡过午觉,吃了晚饭,韦美新对何伟光、何永新说:“要不要去尝尝新鲜,我们这里可是美女如云啊。”于是他们就去太阳雨桑拿娱乐城按摩。在这里,何永新看中了嫩白美艳的云南籍按摩女赵小姐。28日,何永新和何伟光说为了方便联系,用韦美新的身份证购买了一个大哥大和两个BP机。当晚,两人又去娱乐城按摩,何永新提出以每月15000元的价钱包租赵小姐,赵小姐欣然应许,当夜何永新即将赵小姐带回丽江新村。次日,何永新和何伟光又叫人买了洗衣机、炊具、衣服等日常生活用品。两对男女正式过起了小日子。韦美新和赵小姐则以姐妹相称。

审问完韦美新,指挥部马上制定了行动计划,最后决定由熟悉地形的柳州市公安局特警队员担负突击抓捕任务。同时又调动数百名干警在丽江新村周围及604号房楼下封锁堵截,严防案犯亡命逃脱。 凌晨3时,对丽江新村已实施了严实包围。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五名身怀绝技的特警队员,悄无声息地沿楼梯直扑向目标604房。此时房内寂静无声,一片漆黑。按预定方案,配合行动的赵小姐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早已作好攻击准备的五名特警队员,闪电般地分头扑向了两个房间,然而房内竟空无一人! 指挥部得到消息大吃一惊,难道罪犯已闻风而逃?问赵小姐,赵小姐说这两天她都在娱乐城里住,不知道。再审韦美新,她这才说何永新和何伟光31日晚带走了那只大皮箱,对她讲是出去办事,元旦晚上不回来,2日上午一定回。 指挥部当机立断,命令各路兵马立即撤离,留下特警队长冯海文等五名特警队员埋伏在604号房守株待兔,等待案犯投入罗网。 1月2日中午12时,一直处于高度临战状态的五名特警,终于听到了他们等待已久的钥匙开锁响动声和“让你亲个够”的鸭嗓歌声。“吱”的一声,房门开了,一条身体壮实的人影闪进了房内。说时迟,那时快,埋伏在房门两边的两名特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各自钳住了那人的手臂,一按一绊,将其摔个嘴啃泥,另三名特警紧跟着扑上合力将其擒住。抓捕行动干净利落,前后不到一分钟。抓获的案犯正是何永新。 特警队员当场从何永新身上搜获港币18万元、人民币2万元、大哥大和BP机各一个。面对从天而降的公安人员,何永新知道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他供认自己事先与何伟光、何东海、袁长荣等人密谋策划,后盗枪抢劫解款车的犯罪事实。同时交代说他们预先是想逃往藤县吴兆全家藏匿,后因在梧州认识了韦美新,才改逃往柳州。途中,为躲避警方的可能追捕,便使了个“障眼法”,虚晃一枪逃往桂林,后又逃往南宁,最后才在柳州落脚。在问及何伟光的行踪时,何永新说他和何伟光于12月31日晚将赃款带到一个叫老四的人家里隐藏,在老四家住了两晚。今天中午两人乘出租车返回丽江新村,但何伟光却在中途下车,说要去融安县,可能明天才能回来。

侦查人员让何永新传呼何伟光,但一直没回音。指挥部决定主动出击,尽快找到老四家。可何永新交代,他只晓得老四家是在一家工厂中,具体位置他也不能确定在哪里。 柳州是广西乃至全国有名的工业城市,到处工厂林立,到哪里找老四家?惟一的办法是让何永新认路寻找。于是,周原生支队长和大队长曲琳等人押着何永新乘车按他的回忆沿途慢慢寻找。由于何永新是外地人,根本就记不起所经过的路段、地点,在周原生等人的反复启发和提示下,花了几个小时,好不容易来到了市郊的丝绸厂。何永新见前面有一个烟摊,便说:“好像是在这里。”警官们一听,将车驶进了丝绸厂内。经仔细辨查,何永新终于认出了老四家。 周原生先敲了敲门,老四刚一开门,干警就一拥而入,迅速将房内的四个人控制住,但没有何伟光其人。老四说何永新和何伟光是出租车司机刘淑瑞带来的,她称他们来柳州投资,身份证丢了,住旅馆不方便,要在他家住几天。老四说着,交出了何永新和何伟光藏在这里的那只大皮箱和一只旅行包。撬锁打开,里面是齐刷刷的人民币50万元和港币91万元。巨款还在,说明他还会回来。侦查人员一面在老四家和丽江新村埋下伏兵,一面急奔融安布控,并在全市范围内全面清查旅社旅馆、美容厅、桑拿按摩院及公共娱乐场所。 就在指挥部紧张等待之时,2日晚8点左右,何永新的大哥大响了。侦查人员命令何永新按照事先告诉他的意思回话。 “喂,阿光吗,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呀,两个妹妞都在等你回家乐一乐哪。”

“我正在雨红花店谈生意呵,你赶快过来一起谈,谈妥了我们再回去跟她们玩……” 原来何伟光还在市区谈生意。雨红花店就在柳江大桥的右边,必须抓住这个有利战机!为隐蔽围捕,指挥部立即从街上租来两部“夏利”出租车,接着又从桑拿娱乐城找来曾经为何伟光按摩过的孟小姐配合行动。身着便服的柳州市公安局技侦科副科长曾宪勇、清远市公安局刑侦副大队长邱雄华和一名特警押着何永新上了第一辆车,周原生支队长、副大队长黄德新和一名刑警则与按摩女坐在第二辆车中。两辆出租车一前一后,直奔雨红花店。 汽车驶过柳江大桥,雨红花店就在前面了。按照行动方案,两辆车放慢了速度,缓缓地从花店门前驶过。透过车窗和灯光,何永新看清了何伟光正在花店内坐着,按摩女也证实那人就是何伟光。眼前的情势已用不着何永新和按摩女进花店了。周原生支队长和黄德新副大队长下了车。像路人一样优哉游哉地沿着人行道靠近花店。到了门口,周原生装作买花的样子,一边若无其事地问老板娘有什么好花卖,一边跨进了花店。黄德新紧跟着也进到店内,并故意堵住了门口。此时店里没有顾客,正是抓捕的好时机。周原生假装专心致志地选花,身子却快速地逼近案犯。一直坐在椅子上与老板娘谈买卖的何伟光,此时似乎觉得气氛不对,站起来拔腿就走。周原生一个箭步扑上去,两手按住何伟光的一条胳膊,黄德新也飞身上来扭住他的一只手。何伟光知道厄运临头,脸色陡变,但他不甘心就擒,拼命挣扎反抗,飞腿朝周原生和黄德新猛踢。到手的猎物岂容脱逃!周原生挥起铁拳朝何伟光的太阳穴狠狠地一击,何伟光一声惨叫,瘫倒在地再也动弹不了。周原生和黄德新给他戴上了手铐,并对其搜身,共缴获人民币和港币55万余元、BP机一个。

在广西迅猛展开追缉何永新和何伟光的同时,广东警方也展开了紧锣密鼓的行动。 12月27日,侦查人员在发现吴兆全和何永新、何伟光逃往广西之后,又发现袁长荣与何永新、何伟光过往甚密。袁长荣,男,广东阳山县青莲镇人,25岁,当过兵。 侦查人员对袁长荣进一步调查,又发现袁长荣是于12月15日离家的,乘坐的是一艘标有“阳机397号”字样的铁壳船。12月20日、21日他与何永新、何伟光和吴兆全一起住在广州富林酒店,案发至今不见踪影。侦查人员推断其有参与“12·22劫案”的嫌疑。而袁长荣是乘船离家的,不能排除“阳机397号”铁壳船就是12月22日接应劫匪的那艘船。 29日上午,警方获悉何伟光逃往广西时,他的妻子黄秋燕及儿子是由另一名案犯陈恂敏叫上在花都承包工程的曾文彬帮助安置的,陈恂敏还用赃款给黄秋燕买了一栋房子。于是侦查人员立即传讯了黄秋燕和曾文彬,又发现清远市清城区的李方伟涉嫌此案。当日下午,清远市警方将李方伟抓获,并从其家搜获子弹600发和66万元人民币的存折两本。李方伟供述子弹是何伟光给他保管的,存折上的巨款是袁长荣于24日乘青莲镇温石其的“阳机397号”铁壳船回来后,何伟光转交给他代为黄秋燕保管的。侦查人员同时搜获何永新、何伟光一伙作案前在李方伟家精心绘制的作案后立即避开公路检查,改走水路北上阳山,然后重返公路经连州、连南、连山逃往广西境内的线路图。 1996年1月1日上午,侦查人员在阳山县青莲镇码头发现了“阳机397号”铁壳船,并拘留了船主温石其。据温石其供述说,12月15日,他驾驶“阳机397号”铁壳船运水泥往中山市,袁长荣上船说要跟他的船去,回来时有货物让他运回。19日船到中山卸下水泥后,停泊在番禺市柴湾附近江面。20日早上,袁长荣离船上岸,走时叫他22日一早在顺德市乌洲渡口停船等候。22日上午8时,袁长荣和同是青莲镇的何东海等六人将七八袋沉重的“货物”搬上船后,逆流北上。当晚11时,一个名叫陈恂敏的男子在清远市飞霞码头上船,装了一蛇皮袋的“货物”上岸走了。这时他才知道那“货物”是钱。23日下午4时,船到英德市连江口码头附近时,突然有人惊叫:“哎呀,有一支枪丢在车上了!”这伙人顿时乱作一团,每人各扛起一袋钱作鸟兽散,其中一名叫陈海强的人在连江码头租了一辆车逃走,何永新、何伟光和吴兆全改乘小艇逃遁,袁长荣则和何东海继续乘他的船逃回阳山。

1月2日,侦查人员迅速在青莲镇全面查缉袁长荣和何东海。在询问何东海的养父何德运时,侦查人员发现其神色异样,说话吞吞吐吐。侦查人员果断地对其拘传审讯,经反复交代政策,何德运供述说:12月28日晚,离家外出多天的何东海突然和袁长荣带着两个女人回到家中,交给他两袋钱后,又匆匆离去,说要去峡头朋友家。何德运当时即将132万元埋藏在后山的祖坟地里,另32万元则埋于自家的菜地下。 根据何德运的供述,侦查人员在青莲镇峡头管理区展开秘密而广泛的调查,1月5日发现袁长荣和何东海躲藏在新陂村的一套房子里。 下午5时,100多名公安干警、武警官兵从四面将袁长荣、何东海躲藏的房子围得水泄不通。 傍晚7时50分,被困了几个小时的袁长荣、何东海从窗口扔出了两支子弹已上膛的手枪和56发子弹,举起双手扯着的白布,面如死灰地耷拉着脑袋走了出来。 参战干警当场缴获人民币100万元,接着又根据他们的交代在另一座小山上挖出埋藏的人民币175万元。 至此,这起建国以来最大的武装劫钞案基本侦破结束。 1996年1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陶驷驹签署命令,对侦破“12·22”特大杀人抢劫运钞车案件的广东、广西公安机关有功单位和个人予以通令嘉奖。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