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安卡的故事
威尔金森先生穿着一身便装,没打领带,指甲修得整整齐齐。他彬彬有礼地领我走进了那间空教室。 只见桌子全都被有心地移到了一边,椅子一行行排列成半圆形,围绕着中间那把单独的座椅,我想那是专门为我准备的。 “这样安排,您觉得舒适吗?” 我点点头,身子前倾倚靠在助行架上,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感到喉咙干涩,汗湿的双手紧贴在身旁,以掩示它们的颤抖。我真想离开这里,向威尔金森先生道歉,然后躲回让我有安全感的家中,但我努力抗拒着这一冲动。 几个星期以来我一直在为这一天做准备。 写下笔记; 唤醒尘封已久的记忆; 努力整理散乱的思绪。 现在,这一刻终于到来。我将讲述一个深埋在心底近六十年的故事。我祈祷自己在听众们到来的时候,能够保持镇静。 我的邀请者亲切地谈论着这项课程,对我的窘迫似乎浑然不知。我心不在焉地听着他的话,一边巡视着眼前的教室,希望能找到一块黑板,可惜事与愿违。我的目光落在了一块白板上。我吸了口气,打断了威尔金森先生,向他致歉,因为我没带任何幻灯片来。 威尔金森先生试图掩示笑意,向我解释道,这是一块互动电子白板。 我茫然地看着他在键盘上熟练地敲击起来,和他一比,我的打字水平真是太差劲了。不一会儿,白板就在一片音乐和色彩之中启动了。地图、照片结合着视频与评论出现在白板上,一瞬间我便得以目睹纳粹德国的崛起,希特勒入侵波兰,还有日军袭击珍珠港事件…… 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的互动式教学,威尔金先生向我解释道,毫不掩示他的愉悦。他高谈着课堂上运用信息技术的种种优点,仿佛这是他个人的伟大发明一般。

不只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他强调,任何我感兴趣的战争与冲突,从古老的迈锡尼战争到二十年前的海湾战争,只要我说得出名来,他就能调出档案或网页,将它们栩栩如生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拒绝了他的好意,并告诉他,对于我来说,就只有一场战争。 他那带有优越感的笑容已经表达了一切。 我是一个迟暮的老人,生活在过去,无法认识更先进的事物。 而我也渐渐明白了,我被邀请来此的目的,与其说是将那段近代历史唤醒,不如说是与它告别。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