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远路的雏人偶
我很清楚自已喜欢什么,但若被问到想要什么,一时间我还真答不上来。 回头想想,我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经历。虽然父亲几乎不在家,但在家人的养育下我还是健健康康地成长了起来。姐姐供惠纵然是个然离经叛道、我行我素,刚进大学就存钱踏上了悠长旅途的怪人,但她也没有三头六臂。然后,我——折木奉太郎,终究还是没经历过什么太大的起伏。 姑且,我还算是被“别人可能不曾体验”的风波牵连过。稀里糊涂之间,我又认识了来往至今的朋友——福部里志。那时姐姐曾说“这些事都很常见啊,没什么大不了的”,而我则愤然反驳“哪里常见了!”这也糟糕、那也不妙——就在焦头烂额地应付着各种麻烦事时,不知不觉间我就从初中毕业了。后来想想,嗯,确实那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在学校的成绩并不算坏。虽然不是什么杰出的天才少年,但我也不至于因为学习而头疼。和神山市周边九成“成绩并不算坏”的中学生一样,我也随波逐流地参加了神山高中的入学考试。虽说考前复习很辛苦,但我觉得那辛苦还算正常。 因为附近的初高中升学系统很完美,所以就算是本地最好的升学学校神山高中,入学考试的竞争率也不会超过1.1倍。把私立学校也考虑在内的话,几乎所有想升学的人都能有学上。就这样,我也平安无事地被录取了。 恐怕——我坐在入学典礼中想——恐怕,在这座神山高中里也会发生很多事情吧。在这三年间,肯定会有很多难忘的事情发生。 但是,那些“难忘的事”很可能是在场全员,不,是所有的同龄人都会体验到的寻常风景。而能让人底气十足地说“原来如此,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终归不会出现。就算初中生活那么波澜万丈,在即将离开镝矢中学、仰望校舍之际,我口中的感叹仍然只是“到头来还是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事啊”。等我三年后离开神山高中时,感想恐怕还会是这句吧。

原因就是,我有一条坚不可摧的信条。 不管怎么回忆,我都想不起自己是从何时起、为什么信奉上这一信条的。它既不来自别人传授,也不源于我自己的阅读。即便如此,我对自己信条的坚守之心也是不容置疑的。 而那信条就是——多余之事不做,必要之事从简。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