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光阴荏苒

五大贼王6·逆血罗刹
我跟着严一,上了一辆没有车牌号,也没有标志的宽大商务车。有一个同样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男子,一言不发的坐在驾驶座上。我和严一上车后,这个司机甚至没有看我一眼,便发动了汽车,疾驰而去。 不得不说这辆汽车内的豪华程度令人乍舌!虽不是珠光宝气,颜色素雅,可接触到的每一寸地方,都透出一种难以名状的细致和名贵。我一坐上宽大柔软的皮质座椅,这个座椅便轻轻的倾斜,让我非常舒服的躺在上面,几乎感觉不到车辆运行时的震动。耳边随即有轻柔的音乐传来,车顶上慢慢展开一套视听设备,手边亦升起一套小吧台,吧台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细长酒瓶,连瓶盖上也镶嵌着拇指大的宝石。 我有些受宠若惊,坐在座椅上不敢乱动乱摸,也不好意思问严一什么。 严一坐在我侧对面,他同样不与我解释,只是从车厢一侧拿下一个电话,按了几个按钮,说了声:“已经接到了。”便挂了电话。 一路上,严一除了介绍我身边各种设备的使用方法,别的什么都没有说,看他的意思,也不会回答我任何问题。 汽车飞快而平稳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超越着一辆又一辆的汽车,没有片刻的停滞。司机的驾驶技术一流,我能感觉到。 天刚好蒙蒙亮的时候,汽车驶入了沈阳市区。 尽管我一直听老爷子讲奉天奉天,也就是过去的沈阳,可我这辈子才第一次来沈阳。 很快,汽车停在了一间大酒店前。严一拉开车门,带我下车。 可能是清晨的原因,这座金碧辉煌的五星级酒店大堂里,几乎空无一人。严一带着我快步而行,酒店服务生远远的站在一旁,向我们点头示好,也不敢过来。

严一带我走入一部电梯,伸出手指,在手腕的一个手表一样的圆盘上按了一下,也没有见到他还有其他动作,电梯便向下降去。 等电梯再打开,严一带我走出,我尽管想象了很多场面,但眼前的一切还是让我颇为吃惊。 电梯外是一个巨大的大厅,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大厅是木质的,雕梁画栋,古色古香,好象是将一个古代的建筑,整个的装了进来。 我再往前走了几步,一抬头,便见到头顶门梁上悬挂着一面巨大的牌匾,上书四个大字:青云客栈! 我瞪大了眼睛,几乎扭不开头去,老爷子所说的青云客栈,居然在现代,在这么豪华的五星级大酒店的地下就有一间? 我再也忍不住,失声叫道:“青云客栈!是木家的!” 严一平静的说道:“已经没有木家了。”说着笔直的向里走去。 我不好久留,赶忙跟上,眼前的一切,仿佛让我迈入了老爷子所说的那个时代。 这里真的就是一个老式的客栈!毫无现代科技的痕迹! 如果不是因为我和严一穿着现代的衣服,真的象穿越了时空! 我和严一走进了大堂,一侧跑出一个穿长袍大褂的中年男人,满脸堆着笑容叫道:“客官!你们来了!快请快请!我是店掌柜,有事请吩咐!” 这店掌柜看向我,笑眯眯的说道:“这位是严郑先生吧!欢迎来到青云客栈!在这里就和回家了一样,千万别拘束啊!我是店掌柜,也叫店掌柜。” 我慌慌张张的回礼,简直不知是该与他握手,还是抱拳、鞠躬。 只听前方二楼,有女子的声音说道:“严先生,一路辛苦了。请上来吧!” 我抬头一看,二楼的围栏处,那位在重庆见到的老妇人,还是穿的和重庆一样,清淡素雅,正微笑着看着我。

严一向老妇人微微一鞠躬,对我说道:“严郑先生,请。” 我进了房间,局促不安的坐在桌边,严一早已退下。 老妇人给我递上一杯茶水,坐在我的侧面,说道:“严先生,觉得这里怎么样?” 我连忙说道:“挺好挺好!特别好!就是没想到真的能来到青云客栈。” 老妇人微微笑道:“青云客栈已经不多了。” 我说道:“阿姨,为什么让我来这里?” 老妇人说道:“请喝茶吧,不着急。” 我哦哦连声,喝了几口茶,立即想起一件事,便一把将电脑包提起,将电脑取出来打开,颇有些兴奋的说道:“阿姨,这几个月我把老爷子和我说的事情全部写下来了!请你看看!我没有给任何人看。” 老妇人摆手道:“不着急,我知道了。” 我为之语塞,不好意思的盖上电脑。 老妇人看着我说:“严先生,你还愿意听五大贼王的故事吗?” 我就是等着她这句话,立即说道:“当然愿意!我一直等着你联系我呢!” 老妇人说道:“很好。你是愿意现在听我讲,还是睡一觉起来在听。” 我毫不犹豫的答道:“现在!现在!我现在很精神,一点都不想睡觉。” “那好吧。”老妇人一低头,从身旁拿出一柄黑色的长刀,摆在桌上。正是我在老爷子家中见过的密刀乌豪。 我低念道:“乌豪,伊润广义,是他的刀。” “这把刀老爷子说了送给你,只是你在重庆的时候,不方便带走。等我把后面的故事讲完,这把乌豪就正式属于你了。” 我知道这把刀的来头不小,绝对不是我这个平常人所能持有的,所以我推辞道:“阿姨,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想我不能接受。” 老妇人呵呵轻笑,看着这把刀出神,说道:“天下最贵重的又是什么呢?让人可以不惜一切?”

五大贼王的故事,便在这一刻继续延烧下去,可能结局在人的意料之中,但从发生到结束,这里面曲折的过程,才是最让人唏嘘、感叹的…… …… …… …… 1937年9月某日,奉天郊区,关东军军用机场。 本应热闹的军用机场,今天却异常的冷清,连四处奔波的地勤人员也不见了踪影,各式汽车全部停放在一角,不见开动。放眼看去,似乎这个硕大的军用机场,被突然间荒废了一样,所有人都不翼而飞。 隐约间,有汽车的轰鸣声传来,从机场一侧,五辆黑色的轿车疾驰而入,嘎嘎嘎连声刹车做响,这几辆轿车整齐的停在了机场跑道旁边。 轿车车门迅速的打开,从几辆轿车上,一共下来五个穿着武士服的日本男人。他们一言不发,不苟言笑,表情沉稳,行动迅速而整齐,排成了一排,站在轿车一侧,抬头向天空看去。 天空晴朗,万里无云,烈日高照,远处的天空中闪出几个黑点,嗡嗡嗡的螺旋桨声远远传来,响声越来越大。 一架硕大的军用运输机,在另外两架战斗机的护航下,正向这个机场飞来! 飞机降落,缓缓的滑行到等候在一边的五辆轿车前,停了下来。五个武士跑到机舱门旁边,笔直站稳,纹丝不动。 机舱门打开,一个人影出现在舱门口。 五个武士立即齐声大喝,齐刷刷的鞠躬。 舱门口的男人稳步走出,一身赤红的和服。他并不着急走下扶梯,而是站在舱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遥望着远处的群山,低声说道:“我终于回来了。” 这个身穿赤红和服的男子,正是离开中国已有七年的火小邪! 火小邪低头一看,见舱门下几个武士毕恭毕敬等着,丝毫不觉得别扭,他在日本甲贺孔雀山学习忍术七年,同时对日本文化中的尊卑之分亦有深刻了解。火小邪也已认可自己日本忍军少主的身份,而且在日本见识颇多,所以再有类似恭敬迎接的场景,再不会忐忑不安。

火小邪稳步走下扶梯,随即宫本雅子、土贤藏丰从机舱内尾随而出。 有武士赶忙上来迎接火小邪,用日语说道:“火邪大人,请这边走。伊润大人正在车内等你。” 火小邪对日语虽不敢说熟悉如中文,但听懂和简单交流已没有任何问题。 火小邪同样用日语答了声好,回头向雅子和土贤藏丰点头示意一下,由武士领路,快步向一辆轿车走去。雅子和土贤藏丰则被恭迎到其他轿车乘坐。 火小邪坐入车内,伊润广义一身素白的和服,早就端坐在后座等候。 火小邪赶忙用日语问好:“父亲大人!” 伊润广义点了点头,说道:“平安到达就好。”说着手指轻轻一摆,副驾驶位置上的武士见到,立即指挥司机发动汽车,疾驰而去。 五辆轿车先后发动,平稳而急速的驶出了机场,奔驰在平坦的柏油马路上,向着奉天城方向行去。 火小邪用半生不熟的日语说道:“父亲大人!您这么辛苦,还要抽空来接我,真是太感谢了。” 伊润广义呵呵一笑,反而用地道的中文说道:“火邪,你日文的水平提高的很快,非常好。但你既然重回故土,在中国的土地上,你和我说话还是直接用中文吧。” 火小邪连忙正色用中文说道:“是!父亲!” 伊润广义说道:“火邪,你离开七年,今天回来,高兴吗?” 火小邪很平静的说道:“高兴,特别高兴。” 伊润广义问道:“那怎么看不出你有高兴的表情?” 火小邪说道:“因为要忍,要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 伊润广义哈哈大笑,说道:“火邪,你已经学的很好了!这几年我和土贤藏丰是对你要求严格了些,现在你学成归国,可以放轻松一点。”

火小邪仍然很严肃的答了声是,可是话刚出口,就察觉到伊润广义右手向自己的胳膊肘闪电一般抓来,无声无息。若是持械,就算能避开手肘,这么近的距离,肋部也无法躲过,必然中招。 火小邪来不及细想,只是条件反射一般,身子前移,手臂后撤,胳膊一弯,避开了伊润广义的先势,接着猛然发力,用臂弯将伊润广义的手腕夹住。这一夹,将伊润广义的劲力引至了侧面后背,避开了向肋部的攻击。 火小邪毫不慌乱,低声道:“父亲大人!你是考量我吗?” 刚才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只是眨眼工夫,而且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如果没有人亲眼看见,很难猜到刚才他们两人做了什么。 伊润广义呵呵一笑,一松劲力,将手收回,说道:“火邪,你二年前就已经学成了忍术,但你又花了两年时间,领会火盗双脉,结果如何?” 火小邪说道:“父亲,火盗双脉我已经能够驾御了,但现在还是不能随心所欲。主要是副脉的劲力杂乱,时强时弱,更麻烦的是,出力的方向经常是以为是向左,其实是向上、向下,与意识到的不一致。” 伊润广义点头道:“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 火小邪说道:“父亲,我母亲的火盗双脉到了什么程度。” 火小邪说道:“父亲,我母亲的火盗双脉到了什么程度。” 伊润广义说道:“收发自如,身意和一。甚至能够将主脉停止,只以副脉行动。” 火小邪略微吃惊道:“能将主脉停下?以副脉行动?这会是什么样的?” 伊润广义点头道:“行为上与常人并无太大区别,但对事物的感受完全不同,很难形容,你母亲也描绘不清楚。”

火小邪说道:“到我母亲的程度后,能够做什么?” 伊润广义说道:“能盗破五行,金木水火土五行世家,均可盗入,故而能做贼王之王。” 火小邪沉默片刻,沉声道:“我母亲去偷过五行世家吗?” 伊润广义说道:“你母亲珍丽没有这么大的野心,她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女人。” 火小邪曾经在日本多次问过伊润广义母亲珍丽的具体死因,伊润广义从不细说,每次都显得悲痛莫名,所以说到此时,火小邪也知道不好再问下去,以免触动了伊润广义的伤心处。火小邪在日本学习的时候,在甲贺孔雀山中主要由土贤藏丰教导,伊润广义则通常是每个月会来四至七天不等,第一是检查火小邪的修习情况,第二也是将他的忍术心得传授给火小邪,第三是尽父亲的义务,时不时教导火小邪一些人生的道理。 火小邪对伊润广义的感情,在这七年内积累颇深,伊润广义虽然不苟言笑、气质肃然,其实不断的接触下来,觉得他通情达理,坚毅豁达,举重若轻,颇有些旧时评书演义中的大侠风范。伊润广义在火小邪看来,严肃而又亲切,威严而又平易,居高而不自傲,可秉烛夜谈,也可嬉笑玩闹,更重要的是很有主见,一眼九鼎,言出必诺,绝不摇摆,所以伊润广义非常符合火小邪心目中父亲的形象。只有在谈到珍丽的时候,浅谈几句尚可,若谈的深了,伊润广义就会有点失态,想必珍丽之死,对他而言是不堪忍受的痛苦回忆,无法释怀。时隔七年,火小邪尽管坚信了伊润广义就是自己的父亲,但对母亲珍丽之死,还是云山雾罩一般,难以理清头绪。 火小邪不再说话,可心里却想道:“虽然我不知道母亲的性格,但我也不愿去偷五行世家,没什么野心,这点应该象她。”

半晌之后,伊润广义才又慢慢的说道:“火邪,你看外面的景物有什么变化吗?” 火小邪向窗外略一打量,马路边的田地中麦穗金黄,小山上果林密布,田间地头沟渠齐整,远远能看到农人在忙碌着。更让火小邪吃惊的是,有许多电线杆,拉着电线,这可是在城市里才能见到的高科技,不是郊区的农民能享受的。火小邪不禁说道:“山山水水都是老样子!很熟悉!只是多了不少东西,比如这条路就修的真好!以前哪有这么平整的。” 伊润广义说道:“1932年,也就是你去日本修习的那一年,东北三省被我们和平占领,没有费一枪一弹。现在东北是我们的大后方,占领的这7年间,做了许多基础建设,开荒地,办学校,兴水利,建法制,让耕者有其田,穷者有其屋,所以东北这几年发展的很快,老百姓安居乐业。等你到了奉天,会觉得变化更大。” 火小邪欣慰道:“早该如此了。” 伊润广义说道:“东北地广人稀,资源丰富,有太多肥沃的土地可以开垦,目前东北已经有上百万的日本移民,许多日本人已经把东北当成了故乡。天皇陛下打算在战争胜利后,把大多数日本人搬迁到中国大陆来。到时就可以共享太平了!” 火小邪说道:“啊!中日已经宣战了?” 伊润广义说道:“是的,为了再建中华,实现大东亚共荣,战争无法避免。我们已经与中华民国政府宣战,希望尽快的打赢这场战争。” 火小邪说道:“父亲,我回来可以帮到你什么?如果我能够帮到天皇陛下尽快结束战争,避免生灵涂炭,我什么都可以做。” 伊润广义轻轻一笑,拍了拍火小邪手,说道:“现在你还帮不上什么忙,我让你尽快从日本回来,就是想让你亲眼见证我们问鼎中原,统一天下的过程。”

火小邪点了点头,坚决的说道:“一切听您的吩咐!” 奉天城内僻静处,一所戒备森严的大宅内,五辆轿车相续驶入。高大的院门随即紧闭,停车场四处又是没有人迹。 车门打开,火小邪、伊润广义、宫本雅子、土贤藏丰等人相续从车内走出,由武士带路,向大宅内走去。 起初还是中国式的建筑风格,穿过一段房舍后,推开一扇木门,眼前便见到一个日本式的庭院,闹中取静,颇为雅致。 火小邪在日本已经住惯了日本式的宅子,习以为常,而且以日本忍军的能力,在奉天修建一套供自己休息的宅院,并不奇怪,欣然享受就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比起七年前,火小邪早不是那个缩手缩脚,感觉地位卑贱,处处抬不起头的小贼了。 进了内屋,早有四五个日本女佣等候着,武士、司机将火小邪、雅子他们大大小小的行李放置好,鞠躬退下。 伊润广义、土贤藏丰并不久留,让火小邪好好休息几天,再做其他安排,说完便先后离去。 火小邪见人终于都走了,钻进卧室,伸了个大懒腰。 突然间,火小邪的表情一松,露出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完全不是一路上那副深藏不露、平静如冰的模样。 火小邪把衣服几把拉松,就在地上一滚,四脚八叉的躺在地上。 雅子拉门进来,见火小邪没有个正经的躺在地上,啊了一声,用日语说道:“火邪君,别人一不见到你,你就没有正经了。” 火小邪坏笑一声,抬起身把雅子拉在怀中,用中文说道:“怎么,想告我的状?” 雅子连忙摆手,认真的用日语说道:“雅子不会告诉别人的。” 火小邪挤眉弄眼的说道:“我其实就这个德行啊!骨子里的东西,不好改啊!父亲大人他清楚的很。哈哈,要冷静下来也容易,只是现在回奉天了,我不愿意再忍着。对了,雅子,到中国来了,就说中文。”

雅子说了声是,用中文说道:“火邪君,你饿不饿?我去准备吃的。” 火小邪刮了下雅子的鼻子,说道:“说了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不要叫我火邪君,听着总是别扭的很。” 雅子脸上一红,说道:“是,小邪……小邪,你饿不饿?” 火小邪嘿嘿一笑,说道:“雅子,我以前的衣服你都带回来了吧?” 雅子说道:“是的!都带回来了。” 火小邪翻身站起,牵着雅子的双手,挤眉弄眼的说道:“雅子,把我的衣服拿来,还有,把你的便装也拿来!” 雅子惊讶道:“小邪,你要出去?” 火小邪呵呵呵直笑,说道:“当然啊,好不容易回来了,我简直一分钟也不想呆在房间里啊。奉天可是我长大的地方!我带你在奉天玩玩,吃点新鲜的!到处逛逛!” 雅子忙说道:“小邪,我们就这样出去,不和伊润大人和土贤先生说一下吗?” 火小邪抠了抠脑门,又坏笑道:“不管他们了,我们两个,偷偷的溜出去,不让人跟着,这样才刺激嘛!奉天是我的地界,谁能把我怎么样?” 雅子说道:“小邪,我们应该留个口信吧。” 火小邪抱住雅子,猛亲她的小嘴,说道:“不留,不留,就是不留。我们去过二人世界!” 其实火小邪在日本七年,原本嘻嘻哈哈、调皮捣蛋、倔犟执拗的性格一点没有改变,相反越发强烈。火小邪自己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他自从被火家逐出火门三关后,历经坎坷磨难,情感之路跌宕起伏,在认了伊润广义为父亲时,以为自己会性格大变,谁知越是这么认为,性格越是重归老路,尤胜于幼年时期。 说到底,只是火小邪形成了两套性格罢了,俗话说就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在伊润广义他们面前,是冷静沉稳,言辞谨慎,泰山崩于前而不惊;在自己和与雅子独处时,则恢复成嬉皮笑脸的模样。

这两套性格,都是火小邪的性格,发自内心,绝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只是拆分的过于明显罢了。日本甲贺孔雀山是忍军的总部,各流派不同级别的忍者在此修习的数不胜数,火小邪接触过的少说有千人,甚至火小邪发现,许多日本男性的忍者也有这个毛病,平日里要多压抑就有多压抑,要多谨慎就有多谨慎,屁都不敢放响,话都不敢大声,可一旦给他们机会,允许他们胡来,几杯酒下肚,完全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光着屁股跳舞嚎叫这些都实乃平常。土贤藏丰经常给陪同火小邪修习的忍者机会,允许他们发泄一通,火小邪见的多了,就不再奇怪。相反,象雅子这种女性的高级忍者,性格就非常稳定,绝不会有失态之处。 火小邪、雅子穿上洋装,从后窗翻出。以他们两人的手段,无声无息离开这个院落,不让任何人发现,可以说轻而易举。 别看雅子是女流之辈,但她在忍者中的级别相当之高,乃是密殿流忍术的千代目藏,此种流派和五行世家的水家有相似之处,就是特别善于藏身、隐蔽、跟踪,运动起来行云流水、不露声息。所以雅子和火小邪一起行动,绝无半分拖累。 火小邪、雅子出了院子,疾行不止,很快便远离住所,混入了人群。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