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演讲时,可借助于讲稿吗

卡耐基当众演讲的艺术
林肯作为一位出色的即席演讲家,在入主白宫后,除非对自己的讲话有周密的准备并付诸于文,他是不会对自己的内阁发表的,哪怕是一次非正式的讲话,也是如此。当然,他不得不宣读自己的就职演说,因为,宪法中的具有历史性质的文件所使用的措辞用语其准确性是无可比拟的,是不容许即兴而讲的。可是,当我们回首林肯在伊利诺斯那段时光时,就可发现他是从不使用讲稿演讲的。林肯认为:使用讲稿或笔记会使听众感到厌烦。 恐怕没有人不同意他的观点:难道在演讲中使用笔记不会让你感到索然无味吗?难道使用笔记不会妨碍演讲者与听众之间亲密无间的交流吗?难道这样做不会给人一种虚假的感受吗?不会让听众感觉演讲者缺乏自信和无力吗? 我想重申的一点是,在演讲的准备阶段,我们需要做笔记——这些笔记可能有的珍贵、有的无甚大用。在你单独练习演讲时,你可能希望这些笔记起到参考辅助的作用;在你面对公众演讲时,你可能希望它们起到稳心定神的功效。但是,正如火车里的锤子、锯子、斧子一样,它们只是一种紧急备用工具,只有在火车发生碰撞、损坏以及面临灾难式的事故时才会动用。 如果你不得不使用笔记,一定要用一张宽格纸、用极为醒目的字体尽可能简洁地表述出来。然后,提前到场,把笔记藏在桌子上的书籍后面,在需要时,你可瞥一眼,但一定要掩人耳目方可。然而,尽管我们反对使用笔记,但有时,这也是一种明智的选择。例如,许多演讲者在其职业生涯的开端过度紧张,大脑一片空白,完全遗忘了已经准备好的讲稿。那么,结果如何呢?只能是离题万里。因此,这些人在其初次演讲时,为什么不能持有一些精缩的笔记呢?正如一个孩子在初学走路时,要借助于家具一样。但是,这种情形不应维持太久。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