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湖畔阴影
久野还没有回来。 久野的妻子有些抱歉地对田代道:“您先请进,我想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田代有事想马上告诉久野,便走进客厅。久野家的客厅有八铺席大小,摆着软椅。 久野的妻子端来茶水,问道:“田代先生,久未见面,身体好吗?” “嗯,还凑合。” “听说前几天您出去旅行啦?” “是啊。到信州一带走了一趟。” “那多好呀,我们家久野懒得出门,真叫人着急。”久野的妻子牢骚满腹地道。 “不能那么说。带着工作出去旅行可不那么轻松……哦,久野君散步去了?”田代转过话题问道。 “怎么说呢,一大早就起来出去了。平时他很少起这么早,最近象是在拼命调查一件事。” “哦。”田代略有所悟,“他到底在调查什么事呀?” “这个么,他一点也不对我讲。”久野的妻子笑着道,“看他那样子,倒象个侦探似的。” “侦探?” “整天找各种各样的人查问,四处奔走,根本无心工作。” “他干啥呢?”田代故意歪着头做出不解的样子。其实他心里大致有数。 不用说,久野的行动肯定和“爱尔姆”酒吧间老板娘的失踪有关。老板娘刚失踪时久野就显得格外关心,现在报纸上登出了老板娘被害的消息,久野的激动是可想而知的。但是,久野到底在调查什么呢? 田代一边暗自猜测,一边和久野的妻子说话。一会儿,听见有人使劲推门的声音。 “砹呀,您回来啦。”久野的妻子起身向外走去。“田代先生来啦!”门口响起她的声音。 “是吗?”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久野涨红着脸出现在田代面前,“哟,你来的太好了。我正想找你哩!”

久野在田代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兴致勃勃地道:“前几天给你去电话,听说您到信州去了还没回来。” “对不起。我两天前才回来。” “去干什么呀?” “拍摄湖畔风景,准备为杂志社编一组照片。” “哦,想起来了,你跟我说过。”久野点点头道,“还顺利吧?” “马马虎虎。没有多大把握。”田代说完后盯着久野问道,“喂,你在调查什么呢?” “还用问呀!”久野过分激动地大声嚷道,“你没看报吗?” “看了。”田代惊诧地里着久野的样子,“因为看了报才来找你。‘爱尔姆’酒吧间的老板娘被杀了是吗?” “什么是吗!瞧你说得多轻松。” “可是,真没想到竟发生这样的事。看了今天的晨报,我才着实吃了一惊。”田代盯者久野的眼睛问道,“你是不是早已预料老板娘会被人杀害呀?” “哪有的事。”久野避开田代的视线,“谁能想的邪么严重,我只想到她有生命危险,没有想到竟被那样残害。” “你也是从晨报上知道的吗?” “不,昨晚在新闻广播里听到的。”久野道,“太让人吃惊了。当时我正在别人家里,偶然从收音机中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心里象火烧一般。” 久野也和田代一样,偶然听到收音机的那段新闻广播。 “你去查看老板娘被害的现场啦?”田代问道。 “当然啰。今天早上到国立附近的杂树林去看了看。”久野的声音中仍带有几分激动,“那树林在武藏野的中心,非常荒凉。老板娘竟然被凶恶的罪犯在那儿杀害后埋掉,真够可怜的呀。” “听说老板娘失踪以来你一直在调查她的事,是吗?”田代想起久野妻子的话,便问道。

“嗯,做了种种调查。”久野道,“首先是失踪原因。我原想这种行业的女人失踪很可能和爱情问题有关,可查来查去就是查不到线索。” “那么其他方面呢?” “‘爱尔姆’酒吧间的经营伏况还算可以。所以金钱方面的原因,如外出躲债之类的情况也不可能。” “说的有理,” “既然不是为了爱情,也不是因为金钱。那么剩下的只有家庭的原因了。可是据经常和老板娘在一起的女会计说,老板娘在家庭方面并没有什么烦恼的事。” “女会计?” “你忘啦?‘爱尔姆’酒吧间收款的那个女人。她住在大森附近的老板娘家里,最了解老板娘的私生活。她的话一般不会错。” 从久野的话中田代感到他确实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不过,我说。”久野突然探出身子,语气肯定地道,“有个人自称老板娘失踪后看见过她!” “啊,这是真的?”田代表情紧张地望着久野。 “当然罗,没错。”久野认真地道。 “他是谁?” “出租汽车的司机” “出租汽车?” “嗯,以前他曾多次送老板娘从酒吧间回大森。认识她,所以他不会看错。”看样子久野对此事很有把握。“那司机到底怎么说的呢?” “他说看见老板娘坐在一辆大型私人轿车里,车里不只老板娘自己,还有三个男人坐在里面,”久野目光炯炯地道。 “在什么地方看见那辆轿车的?”田代问道。老板娘失踪后还未发现任何线索。如果出租汽车司机的话是真的,那倒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田代屏住呼吸望着久野。 “地方嘛,哦,就在附近。”久野依然兴冲冲地道。 “附近?” “嗯。离这儿不远处有一片荒野。对啦,上次你说想盖住宅,我还向你推荐那块地哩。”

“啊!”田代听了久野的话,猛然一楞。 “那片荒野下面是一条公路,周围有些树丛,光线不好,沿着马路一直向前走,就是上次你去摄影的A作家的家。” 随着久野的话,田代艰前仿佛浮现出那儿的情形。 “哦,知道啦。”田代催促久野往下说,“总之,因为周围挡着树丛,光线太差,所以晚上很少有出租汽车经过。” “嗯,似乎那条路车很不好开。” “但是,据说那个司机有一次拉着客人经过那儿,时间大概是夜里十一点多。他因为拉客人才走那条路,平时也很少去。” “后来又怎样啦?”田代又催促道。 “后来嘛,汽车经过树丛里的公路,那儿正好是个拐角,当汽车拐弯时司机发现一辆大型私人轿车熄着车灯停在前面树丛里,当时,出租汽车的车灯一下子照在那辆轿车的车身上。” “噢。”田代脑子里仿佛出现当时的情景。 “在车灯照射下,司机看见‘爱尔姆’酒吧间的老板娘,还有坐她两旁的男人。那两个男人侧过脸避开直射的车灯。” “哦。”田代想了想问道,“真是老板娘吗?” “不会错。明才说了,那个司机拉过老板娘,认识她。” “那么司机现在在哪儿?” “说的就是这个问题。”久野兴奋地眼里闪着光,“发生了一件离奇古怪的事。” “离奇古怪?”田代觉得久野的话拿腔拿调的,但是他没有笑。因为久野的口气含有一种奇妙的真实感。 “什么事呀?” 久野耸耸肩道:“不瞒你说,那个自称目击者的司机虽然被我发现了,但是……” “等一下。”田代向他挪了挪身体,“我先问你是怎么认识那个司机的呀?” “这很简单!”久野道,“有一次我坐出租汽车,恰巧开车的是那个司机的同事,他知道我经常去‘爱尔姆’酒吧间,所以闲聊时就向我透露了消息。”

“消息。” “嗯,他说他的同事看到老板娘坐在一辆轿车里,还说那辆轿车停在一个莫明其妙的地方,叫人感到奇怪。” “原来如此。郅么你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啦?” “正是!我问清那个司机的姓名和住址。” “你这人憋不住事,一定找人家打听去啦?” “对。”久野痛快地答道,“那个司机叫小西忠太郎,住在大久保一带的小巷里。他的家可真难找呀。” “找到他了吗?” “第一次去他不在家,据说上班去了,第二天我又去了一趟。” “那么这次见他了吗?”田代问道。 久野猛地睁大眼睛:“喂,要说的就是下面这件离奇古怪的事。” “知道啦。快点说吧!” “第二天我又去了。出租汽车司机一般是工作一天,休息一天。我原想这次准能见到他啦。” “哦,听你的口气,他一定又不在家呀!” “家里人说他散步去了,我不愿白跑一趟,便等着他。大约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实在等得无聊,就在附近转转,还去咖啡馆喝了杯咖啡。” “你真行呀!工作这么忙,还舍得去消磨时间。” “听着,奇怪的事在后面哩。”久野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身体,“两个小时之后,我又回到司机小西忠太郎家一看,他仍然没有回来。要是散步,时间也够长的啦,连他太太都感到奇怪,说很少有这种情况。” “是否半路碰上朋友,一块到什么地方去啦?”田代道。“这倒是常有的事。开始我也这么想,就又等下去。可是最后还是等不来,只得回来啦。” “这是哪天的事呀?” “前天。没等到人后,我有些担心,昨天又去小西家了。” “哦,结果如何?” “小西仍然未回家。”

“从前天出去散步起一直未归吗?”就连田代也开始惊讶了。 “是呀。小西太太泪汪汪地对我说,要是他丈夫开着出租汽车失踪了,公司当然不能不管。可现在是休息期间失踪的,所以公司对此事很冷淡,根本不愿听小西太太的诉说。” “等一下。”田代脑子里理了理头绪,“小西司机在休息日下午出去散步,当夜未归,那么第二天应该是他开车上班的日子啦?” “是呀。据说公司还嫌他没有请假,很不高兴,不但不为他担心,反说他无故旷工,看样子还要解雇他哩。” “那他太可怜啦。”出租汽车公司不尽人情的事田代曾有所闻,但是现在他关心的只是小西忠太郎的去向。 “真可怜呀。”久野也说道,“听他太太说,小西从来不无故在外面过夜,所以我更加担心了,不瞒你说,今天早上去国立回来的路上,我又急忙去小西家看了看。” 田代此刻才明白久野一大早就出门的原因。 “小西仍然没回家吗?” “没回来,也就是说,他从那天下午出去散步起,已有两个晚上没回家了。你说这事怪不怪?”久野凝视着田代道。 “是不是已经报案了?”田代问道。 “不,还没有。不过,估计今天之内他太太会报案的。”说罢,久野又接着谈自己的看法,“但是,即使向警察报了案也没用,假如小西的失踪明显地与犯罪有关连,还可另当别论。只凭两个晚上未回家,警察才不当回事哩。” “不过,还是报了案好一些,”田代说罢又问道,“根据你的判断,你认为司机的失踪和他看见那辆轿车里的老板娘有关连吗?” 久野揉了揉鼻子,讲出自己的推测:“我认为有关连。罪犯和老板娘同坐在小西司机发现的那辆轿车里。由于小西目击了这些情况,所以罪犯企图杀人灭口才把他骗走的。”

“可是,如果真要杀人灭口,为何当时不下手呢?”田代反问道。 “原因嘛,”久野想了想,“罪犯当时只记下车牌号,大概后来的调查费了不少时间。也就是说,罪犯需要时间去寻找那家出租汽车公司和当晚上班的司机。” 田代也在苦思冥想:久野的推测虽也有些道理。但是,事情既然已经传到久野耳朵里,不用说小西司机肯定早已把看到的情况到处宣扬了。如果象久野说的那样,小西司机真的被罪犯杀害了,恐怕主要原因应该在这里。 此刻,田代脑子里闪出一个想法。 “喂,小西是看到那辆轿车停在那块空地下面的公路上吗?” “是的。说是停在那条公路旁边的树丛里。” “你家里有铁锹或者铁锨吗?” “铁锹或者铁锨?” 田代突如其来的问话使久野感到纳闷。 “铁锨嘛,倒是有的。” “借我用一下。”田代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字体大小

确定

背景颜色

舒适 夜晚
确定